应~教会建制以外的考虑

2184 期(2006 年 7 月 2 日) ◎ 交流点 ◎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副教授)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极之同意燕兰提出对教会权力腐化的关心。若政治制度以民主政制和司法独立来制衡当权者可能对权力滥用的话,教会又可以用甚么方法制衡牧者和长执对权力滥用呢?事实上,教会界没有独立和有权威的组织可以对滥用权力的教牧和长执宣判?或许,某些宗派教会有他们自己的机制来制衡教牧和长执。然而,当这些宗派领袖都滥权时,受害人可以向谁投诉呢?虽是如此,但我不赞同将教会过分「制度化」,因为教会会因此而失去她是一个运动(movement)的特色。那么,我们可以如何避免教会权力腐化?我有两个意见:

  在意识型态上,基督徒需要改变对顺服的理解。很多时,我们对上帝的顺服转移为对教会的顺服,以致我们没有勇气去挑战教会的不是。又在顺服的意识下,我们被教导以包容和接纳的态度对抗教会的不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害怕在公众面前批评教会的不是,因为这是失见证。结果,滥权的事继续发生,而滥权者继续留下。基督教(Protestant)特征之一就是抗争(Protest)。可惜的是,我们已渐渐失去这分传统,反而比天主教会更顺服。

  我们需要提供教会以外的渠道,以舆论制衡教会对权力滥用的可能。例如,基督教传媒体系和神学院有一定的监察角色扮演。但这些基督教机构是否有「guts」来挑战教会的不是?当他们的经济倚赖着教会,又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为教会服务」时,他们是应声虫还是良心?事实上,当基督教机构不提供监察角色时,受屈者就只好另立门户(例如,不同网站),一面倒反对教会。

  我们爱教会,因此,我们不愿她被人利用。批判教会就是为了她可以忠于自己的身分与呼召。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天国透视镜】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