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理克牧师的讲道适合香港吗?

2184 期(2006 年 7 月 2 日) ◎ 文林 ◎ 林荣树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七月下旬名震一时的华理克牧师(下称华)重临香江,一直重视圣经教导及堂会健康的福音证主协会决定以讲道学为题,作为教牧的训练。究竟华的讲道适宜香港的信徒,甚至非信徒吗?究竟他极重实用及应用的行为讲道法是否提供今天香港疲弱的讲台一条出路吗?还是过分西化呢?究竟他的应用式讲道是否与传统华人重视的释经讲道(Expository Preaching)难相配合甚至背道而驰呢?

  小仆先撮要华讲道之精粹,然后分析与华人释经讲道之异同远近。

  宣讲:重视应用及生命的改变

  华讲道训练的标题道出其心声,“Preaching for life change”意谓讲道是为要改变生命,讲道不是讲解圣经的信息(information)而是转化生命 (transformation)。按小仆的了解这重点一路以来都是受到重视的,我们马上就想起罗马书十二章二节的经文来。那么华这论说又有何特别呢?其实这可了解为对西方过去几十年讲坛的反动与响应。早于五十年代西方教会新派风行,高等批评学(Higher Criticism)重视圣经背景的研究过于圣经本文的内容,所以后来西方教会鼓吹回到圣经内容去,以此力挽狂澜,释经讲道应运而生。几十年后的今天,信徒对圣经拥有了信息性的认识,但生命却苦无脱胎换骨的改进。华与同代的新进甚至呼吁传道人要悔改,宣讲要重视应用及生命的改变。

  如何能够做得到呢?华认为这是需要行为上的改变,故他强调圣经的应用就是见于行为的改良。此外,他又提出行为的背后是信念。小仆在另一文章中举例说:人之所以自我中心(行为),是因为他相信这样生活是快乐的(信念),人之所以按情欲而活而不肯放下也是同出一辙、一理,因为他认为这是更美好、更自由、或更享受的生活。所以我们要改变他的信念才能带来他行为的改换与脱离。换言之,华认为行为的核心是信念(belief),要扭转信念才可改变行为;信念改变了,才有力量去放弃不合真理的行为。

  当然中西文化有异,在实践上我们要调校出适合本地本色的宣讲与表达。但华以上的论调是否亦是一条合理的宣讲及塑造生命的路线值得我们参考呢?

  论到实际上的做法,他在训练讲座中会详论,举一例以说明。他认为讲章的大纲不应是学术∕书院式的(academic),换言之不以经文中那时那地来标出要点,而应该使用此时此地应用∕行为性的导向为标题。虽然这不是甚么新意,但这对不少华人的教牧仍是陌生或误以为是操控(manipulation)。其实讲道学早已分别出exegetical outline与sermonic outline(经文与讲道二种大纲)。华的做法与极多美国讲道学老师的教导合,已是多年鼓吹的成品。

  宣讲:释经是态度抑或形式

  华之讲道预备过程极值得留意。在他讲道训练的八课中这占四课(一半),可知这是他精华之所在,他以CRAFT一字(技做)代表他的五步曲,而每步一开二。举例来说,R代表Research and Reflect(研究及反思),他称「研究」为释经:了解经文的历史背景、文学风格、文法结构与神学框架。释经预备后就是培灵默想部分(Reflect)。虽然在讲道时他较少解经,但预备的功夫与释经讲道却是无异的。

  何以他较少释经?因为他采用较现代的圣经译本,以减少讲解的时间,因他认为经文主要是在乎应用,而现代译本已足够反映原意。这可能是华与传统释经讲道被认为最大分别的地方。

  作为一个读经的学生,小仆认为经文还是有解释的空间,而且解释经文仍能有改变生命的能力。在以马忤斯路上(路廿四),二徒在低迷、混乱、「迟钝」中,因复活主的系统解经令使他们对基督论得到清晰,因此而心中火热起来。虽然这是个别个案,而与后现代的「此时此地」之异同还要研究,但恰当与恰量的经文解释是值得考虑的。

  话虽如此,其实华重视应用而不详细解经的风格,与我们华人的讲坛是否真的那么南辕北辙呢?

  试问有哪位宣讲者不渴想生命的改变与应用呢?本文不是谈释经学,举一二以说明之。美国首屈一指的释经讲道大师罗宾逊(Robinson)谓:「释经讲道只......先由圣灵应用在传道人的......中,然后由他传递给听众。」赖约翰牧师在其《实用释经法》之十个步骤中亦有三个是「应用」的(8.写下原则、9.列出细节、10.身体力行)。

  这引带出一个问题:甚么是释经讲道?华之题材式(topical)讲道是正宗的释经讲道吗?按小仆的了解,早一代的讲道往往将讲道看为三类(textual, topical and expository),但近代亦不少大师已不再使用这分法,并评之为混淆现实。其实任何讲道都要释经,虽然释经的方式可有多元的表达。以前的西方教会视题材式讲道是懒惰的做法,是不认真释经的做法。美国浸信会神学院讲道学教授Bryson在他释经讲道一书中分析得很中肯,他认为以经文节数多寡来定夺是否释经是一个讲道学上的神话(homiletical myth)。他又引用华人许誉的司托德牧师的话说:释经与否不在乎是「一字、一句、一节、一段、一章或一书」。故此,或许还是华引过Fant博士的话道出我们的心声来:「当你用神的话去带出光与人生命的改变时,那么,讲道就是在发生了,而不在乎你用甚么(讲道)方法。」

  反思对谈宣讲新思维

  过去一段日子,诠释学与故事神学大放异彩,这也衍生出述讲道(narrative preaching)的模式来,这模式有另一类的训练、典范与价值。与之比较华与传统的释经讲道似乎是大同小异,异曲同工。而华最受批评的是其市场导向和他取用多个版本背后的释经原则─现时是否断章取义?是否扭曲文意?

  无论如何,在香港讲坛低沈无力又疲弱的光景中,华会否是活水清泉之新曲与出路呢?是否能西学中用来造就信徒,振兴本地的宣讲?盼望标竿讲道(Purpose driven Preaching)提供我们一条崭新的宣讲更新路线,这是我们的等待与期盼!

  「目的导向的圣经宣讲」见于《目的导向联讯》2005.9(http://www.purposedrivenchinese.com)

  Biblical Preaching p.17 引李定武《设计释经讲道》页28

  Expository Preaching p.29,30华训练笔记页13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天国透视镜】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