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我的父亲

2182 期(2006 年 6 月 18 日) ◎ 教会之声 ◎ 梁铭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今日是国际性的父亲节。犹记朱自清的「背影」一文。送行的老爸,攀过月台那边去,买几只橘子给孩子沿途解闷。孩子透过车窗,望着老爸迟缓蹒跚的背影,吃力地攀高落低,不禁热泪盈眶。

  从「背影」想到前特首,满头灰白,也显得有点迟缓蹒跚,虽努力攀高落低,但有点力不从心。被戏称为「老好人」,更甚者谑称之为「老懵董」。甚至漫画图文丑化。无奈的,是父权萎缩,还是父权遭践踏?

  或许这就是所谓后现代主义所带来的现象吧,极端个人主义,挑战权威,否定道统。当然,后现代主义是一个非常复杂之论题。不过,无论我们懂与不懂,都不经意地荡漾在其中,虽不至浮在上层浪涌,但作为广大底层市井辈,也难免不由自主被牵连摆动着,成为我们普罗大众的生活文化与习性。

  当社会由农业化,转型为工业化,带来现代主义,使人际关系、家庭关系起了疏离。际此空隙,再由六零年代开始,步入后现代主义,这是尖端科技突飞猛进,带来信息、网络、计算机、图文、金融等广大市场,把时空距离变为咫尺,号称地球村。

  与工业化时代显然不同的,工业化把人当作一个编号、一个零件,集体操作尤如蜜蜂、蚂蚁,个人消失在机械化体系中。

  后现代主义的「后」字有「抗衡」的意思,从新反省人的位置,又因着信息可以瞬息遍传,人之位置骤然提升,就如近期「巴士阿叔」,网络中超过二百二十万人次接收,又有多国媒体发放。好不热闹,但热闹中却显得无聊与贫血。

  更甚者,在重视心灵内在中,太多的声音却是以感性、煽情的主观,代替客观事实,失却理性的分析与批判,但求先声夺人。不幸地,我们的下一代,都哺育在其中长大。只图出位、抢位、自我表演,无惧挑战权威、否定道统。「谁是我的父亲?」人人都是叔父辈。

  再者,计算机带来图像文化,拟真拟假之虚拟化,一分真,延伸出九分假,甚至假得比真的更象样、更美丽。由是,绝对的真理,可以幻化为相对的解读,是非黑白混淆得没有层次。真理、权威、道德等,都只是科幻文化中的片面而已,「谁是我的父亲?」反正每个人都可以扮演叔父辈,都可以话事、质疑、演译,也可以理曲气壮一番。

  加上香港的一个特殊气候,姑且名之为「九七恐慌后遗症」。过度自我澎涨,心理补偿,以图洗刷先前阴影。不惜走火入魔的出位、抢位。在法治保障中,「勇」字挂胸前。「谁是我的父亲?」这是所谓民主的绊脚石,口诛笔伐之—我们不需要父亲!

  回观圣经的「浪子故事」,小儿子在孩童时代,仰慕、受教于父亲。年岁渐长,渐而发现自己的「存在」,开始挑战父权,进而自我放逐。可怜却又没有能力为自己的「存在」找到路向,迷失在朋党中、世俗中、猪群中。曾经沧海,在成熟的熬炼中,才发觉自己的幼稚无知,醒悟过来,重奔父家。父亲给他慈爱的拥抱,给他戴上指环,重新肯定作儿子的身分,重新肯定自己的「存在」价值。

  这也是当今教会的功能,让更多迷惘的边缘人,得为天国子民、神的孩子,在天父恩慈拥抱中被接纳,被尊重,肯定自己的身分与价值。在信望爱的哺育中,不盲从、不狂妄、不浮夸、不气馁,泱泱大度的,任它漫天风雨两,我却安稳在真理盘石上。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云彩见证】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