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礼女星」选举,何止践踏女性

2182 期(2006 年 6 月 18 日) ◎ 真情真性 ◎ 王礽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商业电台〈架势堂〉节目,举办「我最想非礼的香港女艺人」选举,引起公愤,商台最终决定节目停播两个月,而监制和两位主持都遭到停薪留职的处分。广播事务管理局更将个案提交律政司研究是否触犯刑事煽动罪。

  有团体认为事件是「性别歧视」,我不同意。现时对歧视的一个流行定义,就是「较差的差别对待」,然则只要对男性一样差,搞多个「我最想非礼的香港男艺人」选举,就没有歧视的成分了。但这样大概不是反对者的意思,所以我认为这是更深层的对「人性」的践踏,失去了对别人应有的尊重。

  至于现时对性骚扰的一个流行讲法,是认为这是一个「权力」问题──藉权力向弱势的一方作出在性方面不受欢迎的言行。我认为这是一次传媒人借着媒体的优势,向着缺乏媒体优势的女艺人以至市民大众,所进行的集体性骚扰,受骚扰的不单是女艺人,也包括其他女性,因为既可以「非礼女艺人」,为甚么就不可以向其他女性群体「上下其手」?而且选举背后,彷佛是假设男性都很好色(人人心里都有一只咸猪手?),不单女性,男性看后也可能觉得很不舒服。

  来到这里我必须向这些女性团体特别是「风雨兰」致谢,因为她们是长期关心受性侵犯的女性的团体,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有资格不平则鸣。可以想象,抗议若是由其他监察媒体的组织发起,很快就会被归类为「封杀言论自由」、「压制创造力」、「道德霸权」,将问题模糊化。现在虽然也略有此倾向,但大部分市民仍然清楚看到「媒体伦理」这个焦点。

  不过我不认为事件属于刑事煽动,因为犯罪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动机」,我却相信两位主持纯粹贪玩,并无恶意。他们的问题是一种道德感的迟钝,没有意识到事件所可能带来的效果,天真地以为自己既没有邪恶的「动机」,就不可能带来邪恶的「结果」,甚至在最初时还声称选举目的是教好年轻人(据说是想「畀歌迷知道,上台锡或揽偶像都系非礼罪」)?!这番话使我想起当年郑大班骂人「狗官」后就砌词说是「九品芝麻官」的狡辩。现在的人很喜欢「出位」,却缺乏深思熟虑和承担感,才会将原来是追求创意趣味的动机,化成自害害人的行径。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云彩见证】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