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自赏

2181 期(2006 年 6 月 11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艺术~这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是那么容易就可窥透个中深奥的境界。一剎那的畸想、甚至幻想,一下子的冲动,造出一些离奇怪异的所谓创作,自我陶醉是不同凡响的精品。教人看不懂、猜不着到底是想表现些甚么?却大言不惭的说是「 艺术」,又难得也有人在欣赏、同情、矜怜、甚至可以说是气味自投的在帮腔叫好,虽然只是零星的少数,掌声过后也寂然了,但也让他们见见报,成了花絮新闻。

  几年来的清晨,在铜锣湾畔维园正门内的维多利亚女王像后,那十几株排列整齐的棕梠树丛下,独个儿在舒展活动一下身手。这是英国管治时代留下的标识,回归后也不拆除,连通衢大道那带有殖民地色彩的街名,也保留着全不更改,这在改朝换代中倒是少见。

  有一天来了一位姓潘的大汉,提着一只盛满鲜江漆油的罐子,使劲的朝这尊王像一泼,维多利亚女士的一边脸中招挂了彩,整座铜像也玷污了少小,那潘仁兄快意豪情的完成壮举后,颓然的坐在像下,先是呆若木鸡,也许知道闯了祸,就把余剩的漆油朝着自己脑门来一下醍醐灌顶,光着的秃头,红彤彤好不精彩,原来他是在艺术的创作,是师承国画大师的所谓「 大泼墨」。

  这当然劳动了警察,他也乖乖地上了警车。后来因毁坏公物坐了几个月的牢,还嚷着这是「 艺术」,他为了「 艺术」而牺牲,这样也算是艺术,实在是侮辱,听说如今有不少空置的厂房,以廉宜的租值,让一些人在里面大展身手在创作了,是喜讯还是悲哀?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