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与中国传统婚姻

2180 期(2006 年 6 月 4 日) ◎ 真情真性 ◎ 冯国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些提倡多元化家庭(认为一夫一妻、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夫多妻、同性婚姻等有同等价值)的人,为攻击传统一夫一妻制,就说「一夫一妻及子女」的核心家庭制度只是「近代西方主义的产物」。这实在是一种缺乏历史常识又要装作很懂历史的论述。

  虽然有论者如刘达临认为传统中国婚姻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度,但依《唐律》的规定:「诸有妻更娶妻者,徙一年,女家减一等;若欺妄而娶者,徙一年半,女家不坐各离之。」《唐律》对后世各朝的法律影响甚巨,是一个重要的参照。「一夫一妻制」是传统中国社会的主要精神、主要规范和主要现实,反而「一夫一妻多妾」制度是例外、非主流。那些想借中国传统来贬抑一夫一妻制的人,大概捉错用神。

  事实上,「核心家庭」也许是近代西方主义的产物,但「一夫一妻」制却从来不是。以我国来说,自汉武帝独尊儒家以降,儒家式的「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的五伦关系,本质上是以一种家族式的宗法伦理秩序,将整体松散的农业国家以一种稳定、实位(如「妻子」只能有一个)和差序式的伦理秩序去聚拢并团结起来的开创性设计(起码当其时是如此)。数千年之帝国稳定秩序和发展,正是以家庭、家族和宗族的稳定和伦理为前提的,而「一夫一妻」制则正好较符合儒家秩序要求「稳定」的前提。观诸历史,这种儒家伦理秩序一直被重视、实行和反映于国家政策;历朝历代中,妻、妾、婢从来不具同等家族和宗社地位,明代更且限制官员之纳妾人数。可见传统中国的伦理与程度,一直尽量遏止「一夫一妻」以外的制度成形。

  历史似乎告诉我们,一夫一妻制并非近代西方文化的「独特」产物、独特「国情」,也不一定是由基督教文明「强加」给社会大众,而是有一定的人性心理、群体伦理的基础。提倡多元化家庭的人,企图将一夫一妻制狭隘化为某个特殊时、空、品味的产物,目的就是想暗示一般人大可不必跟随,毋庸困扰于一夫一妻制。

  那些说甚么「一夫一妻」制是近代西方主义之产物的人,其实是在信口开河谈历史,缺乏对历史的尊重。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画出生命】

【文林】

【专题】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

【大雀鸟小雀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