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闭坟墓的石头已辊开

2174 期(2006 年 4 月 23 日) ◎ 未圆语丝 ◎ 伍渭文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有人说,教会节期讲道以复活节最难。将临期、圣诞节谈等候耶稣降世,有天使声音可听,马槽可见,人物多姿多采:上有希律王、文士,下有牧羊人,远有东方贤士。故事又以一个家庭的夫妇和父母—马里亚、约瑟开展,容易代入角色。预苦期论属灵操练,静思默想,捐输慈惠,净化生命,可以躬身力行。棕枝主日驴驹踏蹄,棕叶挥舞,欢声夹道,欣悦盈溢,都是图像鲜明。受难日皮开肉裂,天昏地震,肝肠寸断,深深搅动我们的情绪。但复活节指涉基督复活,逆转乾坤,万有更生,死人复活,则是规模宏大,期待遥远。

  复活是属于另一个陌生的范畴,完全崭新的经验。我们看过人死亡,但没有看过人复活,复生的奇事也许鲜有所闻。难怪保罗在雅典亚巴古市集与喜爱谈道论剑的希腊人,论及「未识之神」时,他们听得津津入味,但提到死人复活,众人就讥诮他:「我们再听你讲这个罢。」(徒十七32)在大学氛围论基督精神,论博爱、平等、人的尊严、社会公义等基督教价值是受欢迎的,但谈到复活就比较敏感。一般人就像耶稣时代的撒都该人,不信复活,只求撷取信仰的伦理价值凝聚社会,增强政府管治功能。撒都该人诚然是建制的忠实支持者,与管治耶路撒冷圣殿城的祭司相熟,是罗马政权与祭司间的桥梁,关心社会的稳定和繁荣,对复活没有兴趣。

  另一个原因,是死亡与黑暗的力量当道猖獗,上主好像视若无睹。翻开最新一期《亚洲周刊》,封面标题新闻是「台湾总统府介入新黑金政治」,另一篇介绍大陆阎连科新书《丁庄梦》,勾起河南爱滋村事件的伤痛回忆:农民因穷卖血,有关人员行事草率令艾滋病毒交叉感染,不少儿童成为孤儿,也成为艾滋病患者。香港呢?复活节前夕报章详细报道一位警员的丧礼,没有告别式,四十多人参加的闭门丧礼,出席的人都避讳人知道。相对之下,另一位早几天安葬政府英雄墓地—浩园的战友葬礼就极尽荣哀,官绅云集,仪仗隆重。因为一人的过犯,枪杀战友的「魔警」的家人,竟被人隔绝和遗弃。然而,是魔是道,由谁分说?若媒体对痛失丈夫、父亲和儿子的人没有怜恤,这社会才是了魔,谁的心中没有魔的苗头?Yehiel Dinur曾在纳粹集中营备受苦害,审讯纳粹头号战犯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kmann当日,他在国际法庭作供。当艾希曼被押进法庭时,Dinur突然开始饮泣,最后晕倒地上。事后他解释,击他倒地的不是愤怒或苦涩,是极度惊栗:「我非常惧怕我自已,我看到我有可能像他,行他所行的。」不错,我们每人心中都垫伏一个艾希曼。

  我想,要是复活的信息单是将来的不朽,是难讲的课题。但复活的核心信息,是叫我们今生不再惧怕死亡、罪恶、和一切黑暗的权势。复活不是逃离死亡,复活使我们有生的勇气,既不惧怕死亡,也不拒绝活下去。潘霍华在纳粹集中营的地下囚室写的狱中书简谈到复活:「不是因基督如何死去,乃因他的复活,崭新和净化的风,已吹进我们现今的世界。」复活是关乎现今的世界,使基督复活的风—圣灵,已进袭世界,颠覆这幽暗的世界,表面上游戏尚未停止,一切如常,而且变本加厉,但死的毒已拔除,罪恶的权势已废去。封闭坟墓的石头己辊开,崭新和净化的风已吹进坟墓,沈睡的灵要苏醒,枯骨成为活人,多马从怀疑转向敬拜,逃兵彼得披甲成为先锋。在第二届崇基基督教文化节的午餐会上,余杰弟兄见证基督的复活,使他从骄傲的知识分子,成为谦卑的仆人。他甘心周末花时间清洁堂舍,预备主日崇拜,他乐意与妻子深夜赶往会友家中,进行危机牧灵辅导,多于伏案埋首,写一本拥有上百万读者的作品。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