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摆童叟上

2174 期(2006 年 4 月 23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专扶持弱势社的小区组识协会昨与十名儿童于深水街头举办『消除儿童贫穷签名活动』,要求政府协助低收入学童,其间却有途人『踩场』,喝斥这班新移民的儿童『返大陆』,更抢去团体的扬声器,喊道:『不要叫我们香港纳税人供养你!』.......」《明报》20.3.2006

   社工安排只得十岁八岁大的小孩子上街请愿,要求政府多拨资源协助低收入家庭的学童,惹来部分围观市民不满,有市民强取社工手上的扬声器发言,指骂这些孩子的父母只懂伸手取公援,有人甚至喝斥他们不如返大陆,在场的小孩子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稚子无辜,竟被卷入特区社会的深层矛盾漩涡,份属可怜。但近期一些社福组织动辄教唆和发动小孩子及老人家上街示威,起初只是做布景板般坐在发言的社工后面以壮声威,渐渐被推向前线如在摄录机面前执纸皮,甚至出动七老八十的长者包围政府人员汽车,横卧马路以身挡驾,童叟的行为愈演愈激,难保有一天要他们在镁光灯面前抢饭吃、执垃圾,以至学韩农三步一叩拜。为民请命原是好事,但为求出位见报,把无辜童叟摆上,实为人所不齿。

  社工原被誉为北斗星,发光发热,在黑暗中作弱势社的指路明灯。社会工作的第一条守则是服务有需要的人,以人为本,以他们的尊严和利益为依归。社会工作是一个helping profession,是助人而非煽动人,是传扬爱而非鼓吹恨。正如医护人员的守则是治病救危,他们固然可以为病人的缘故要求政府多拨资源扩充医疗服务,或尽量减收费用以协助低收入病人,但医护人员万万不可以把病人推到街上请愿。你看如果有一天,在医管局大楼外面聚集几百个坐在轮椅、嗅氧气、吊盐水的病人,推他们的却是月入数万至十数万的护士医生,这是一个何等伪善的场面!

  扶助弱势社,本是天经地义。但今天许多原本为服事弱势社而成立的社福组织、NGO之类已「异化」为社会专业利益集团,他们的总干事已荣升行政总裁、公关部已升为资源拓展部。为「拓展」服务的「资源」,弱势社早已成为他们的棋子、筹款的工具、宣传的卖点。扶贫扶贫,说来好听,但正如一位专研究社会政策的外国学者所说,扶贫最大的得益者往往是研究贫穷现象的机构,而真正的贫穷人呢,还是一贫如洗。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太太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