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惯了!

2152 期(2005 年 11 月 20 日) ◎ 羊圈守望 ◎ 李仰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主持的牧师:

  我的教会中,每个聚会参与的不论是会众、司事、连同诗班员,都有些甚至不少人是不依时,姗姗来迟的习惯。这些人其中还是教会里的执事、值理们,每周如是,教牧们视若无睹,影响了会众的敬拜,叫人有不好的感受。

  看不惯的人 上


看不惯的人:

  这个现象实在太普遍了,除了少数的例外,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情况。不是牧师同道没有教导、提醒,甚至近乎责备,可是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相信这也是牧会同工说不出的难题。有一位颇知名的老牧师,他到各教会证道,口袋里常备他自己亲自所写的一张单张,就是叫会众「守时」,据悉已行了几十年,可是还是依然故我。

  我也是退休了的同工一员,在自己事奉的教会,以至前往友会证道,看到不少迟到的情况,比你的教会更糟,试提一些让你开开眼界,所提的是累次遇到的:

  会众方面,我们做传道的赴会要准时外,也习惯提早十来分钟到达,一是怕交通阻塞,二是让自己稍事休息一下。谁知到达教会,除了堂里的牧师和同工之外,会众仅三几个,还以为自己错记时间,原来他们的时间比我还准?更希奇的连聚会也顺延十分八分钟开始,然后在诗歌声中,会众才慢条斯理的挨次入座。

  司事方面,算是担任招待罢,原本是不成文的规定要提早半小时来堂预备的,偏偏又是逾时,要劳动 牧师、传道代为派发周刊。更离谱的是会众就座后,聚会进行中司事才逐行逐个补派,这算不算是「笑话」。

  诗班方面。诗班的事奉是一份在讲台上配搭的事奉,事先要好好的练习、准备,不可以随便的。每个诗班员的参与,是群体的,也明明的说是「诗班」,应该是少了你或少了我就是不够。偏偏又大出岔子,要到聚会开始前一剎那才匆促报到,连哼两声也来不及,还练甚么?披上诗班袍,钮扣未结好,披肩未戴好,匆匆上路。还有更差的大伙入座坐定后,才施施然大摇大摆「我来也」埋位,这是个甚么诗班,蒙上帝悦纳吗?

  还有也是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早退」,如今教会聚会的时间,一个小时全包,连圣餐在内也是多十来分钟。偏偏不少会众忙不开交,「时者金也」,大刺刺的像是「抽签」撤退,敬拜上帝这一段时间,正是「时者金也」的时光,怎可以迟到早退。

李仰安 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