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父母 vs 敬虔子女

2149 期(2005 年 10 月 30 日) ◎ 专题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无论「牧师儿女多不肖!」抑或「教友子弟多叛逆!」都是对第二代基督徒负面的批评。如果这是事实,耶稣的教训:「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岂不成为了魔鬼叫人绊倒的助力?究竟「浪子」何来?他们为何不肖,如何走上叛逆之路?可是我们今日敬虔度日的神的仆人当仔细推敲的贴身课题。本期特别以「属灵父母 vs 敬虔子女」为题,由李鸿标牧师及吴思源先生为你解构个中奥秘;植柏燊先生陈述他以身作则的个人经验;还有回头浪子姜天柱长老的第一身见证。读者诸君,请勿单从对号入座的心态来阅读本文,而是溯本求源的态度来正视问题,找出解决的方法,就如吴思源先生所说,应以实际行动来救救我们的第二代。

基督徒的儿女为何叛逆(吴思源)

  主日学老师常感叹说,班中比较积极和乖巧的学生,多数是自动参加教会的一群,包括在学校信主的,或在教会的青少年布道会中位主的;至于态度消极和负面的、无可无不可的学生,多数是基督徒父母带来的;他们儿童时期还可以,但一踏上青少年阶段,就变得反叛,甚至颓废。

  对于所谓「第二代」的基督徒,也有称之为「二手」基督徒(Seond-hand Christian),是今日教会觉得需要正视的一群。有时我们称他们做「教友子弟」,意思是他们的父母都是基督徒,甚至是教会中最热心的一群,做执事值理或堂委,自幼他们就随父母上教堂,从Baby Sit(托儿)开始至幼儿班、幼童会、主日学。但随着年纪长大,他们与教会的关系变得疏离。对教会的礼仪风俗,对圣经知识,他们绝对不会陌生;但隐约他们不像父母那么投入和认真。对教会来说,他们甚至变成「问题人物」。

  最近读过一本书,探讨了有关的问题,书名是“Why Christian Kids Rebel“(中译为《基督徒的儿女为何叛逆》),作者是Dr. Timkimmel。本书顾名思义,是探讨为甚么基督徒的子女会反叛。作者为叛逆的下一代找出了许多共通点,也指出凡事必有原因,怎样的儿女反映出怎样的父母和怎样的家庭。作者在书中有句说话颇具启发性 :Our Chrldren's Rebellion is not the problem.It is the symptom.(我们儿女的叛逆不是问题本身。它只是病症。)作者努力要纠正的,不是孩子本身,而是基督徒父母。

  作者提出五种基督徒次文化有份于导致基督徒子女的反叛:强迫的(Compulsory)、陈腐的(Cliche)、安逸的(Comfortable)、密封 的(Cocoon)和妥协的(Compromised)。这五种基督徒次文化常见于「典型」的基督徒家庭之中,值得我们认真反省。

  香港教会以至普世华人教会常探讨青少年福音事工,过去三数十年也见到果实累累。但对所谓「第二代」的基督徒子女,人数实在非常庞大,但有关的研究探讨就相形见拙。看来这是起来行动 的时候了—读读Why Christian Kids Rebel,这本书虽然有它的偏差和遗漏,但仍值得一读。


牧师儿女多不肖?(李鸿标)

  有人说:「牧师儿女多不肖!」这句话虽然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不甚可信;但它却成了我的晨钟暮鼓,提醒我要为自己的儿子谨慎,要尽心尽力管教他、牧养他,使他不致落在不肖的地步。

  其实这句话也有一点点道理,因为牧师儿女确实不易做!他们往往不是过度受人注目,就是别人对他们期望过高。这等不寻常的「眼光」会带给他们不少的压力。

  他们亦是很容易受忽略的一群—满以为他们从小便在教会里面,得着圣道的栽培,就不会行差踏错,因而轻忽了他们的需要。

  另一方面,由于牧师的事务通常都比较繁多,稍一不慎,便会因忙于教会的事奉,为竭力满足众人的需要,而疏忽了自己的儿女。

  且因为牧师儿女往往最容易知道教会的问题,尤其是各式各样的争执和冲突,以及种种绊倒人的行径和事件,就很容易成为魔鬼的掳掠和吞吃的对象。

  既知道这种种的可能,身为牧师,我就更要为儿子常常祷告、时刻提醒,还要以身作则,穿针引线。

常常祷告

  在祷告方面,乔布是我的好榜样。他每天为儿女献祭。圣经说,他是常常这样行。故我每天早上起来,有时还卧在床上的时候,就为儿子祷告,求上帝把他保守引牵。

  我又参考一些有关的书籍,不时具体地为他身、心、灵各方面的需要求告上帝。不论是他的灵命与学业,抑或是他将来的伴侣与事业,我都会在上帝面前恒切代祷,把儿子全然交托给上帝。因我确信,谁也不能从天父手里把我儿子夺去!

时刻提醒

  乔布除了天天为儿女献祭以外,还吩咐他们各人要自洁。这叫我晓得,以上帝的真理教养儿女,把当走的道路指教他们,是每一位基督徒父母当尽的责任,作为牧师的我就更当如此。

  我用来提醒儿子的方式有很多,他年幼还很喜欢听我讲故事的时候,我就把握良机,每天都给他讲述圣经的记载。经验告诉我:基督徒父母理当「以道为根」—帮助儿女在真道上稳扎根基;并且以道为根,最好是「宜趁初生」—在他们年幼之时就要把握良机,把上帝的话藏在他们心里。

  提醒的方式有很多,但当我儿子年纪渐长,我发觉最受用的还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例如在一同进餐、乘车或旅游之际),用儿子容易接受的方式,与妻子分工合作,尽上「时刻提醒」的责任。不过,无论得时不得时,我已立志这样行,求主赐我爱心、恒心、智慧和勇气!

以身作则

  不过,曾经为人师表的我,更清楚知道:身教比言教重要得多。所以我不仅时刻谨慎、自守,操练敬虔;我还经常在上帝面前屈膝,深切自省、认罪祷告,好叫我这位并不完全的父亲也能够给儿子留下一些美好的榜样。

穿针引线

  并且我也知道,在教养儿子的事上,断不能单靠自己做人的力量。我不单要与妻子分工合作,更要善用教会的资源(如主日学、团契小组、营会及青少年导师等)。因此,我经常穿针引线,鼓励儿子参加主日学、团契和营会,帮助他在灵程上找到朋辈和导师。

  感谢上帝,有了这四方面的配搭,我看见儿子既长进又爱天父,这实在是祂的恩典!


引渡儿女亲就教会(植柏燊)

  我深信每一位兄弟姊妹都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长之后,继续服务社会,多作事奉的工作,但常常事与愿违,很多教牧同工或热心事奉教会的兄姊常叹儿女难教,甚而离开教会,真的令人痛心,有时亦感无奈。

  不论你是教牧同工或是一般教友,大家都工作繁忙,往往都拖着疲乏的身躯回家,对儿女难以照顾周详,儿女常在寂寞中成长,要他们在成长中爱上帝、爱教会,热心服务教会,献出时间与金钱,真是难以如愿以偿。

  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又说:「让小孩子走他们当行的路。」我们教养儿女的目标,就是要他们亲就教会,心中接受耶稣基督是最终目的,只要耶稣能进入他们心中,毕生信靠祂;仰望祂;学效祂。问题便可迎刃而解。耶稣曾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只要耶稣的话语刻在他们的心坎中,至老也不偏离。

  我们当如何去引渡儿女呢?

  有人认为儿女返不返教会,会给他们自由选择,我认为这想法不对,我们深信耶稣是上好的福分,所以当儿女年幼时,我们便要安排他们上教会的儿童乐园,随而上主日学,稍长便返青少年部、诗班。要他们自幼便养成主日便上教会,上午绝不参加其他活动 ,下午才安排家庭、亲友的来往。养成了习惯,朋友亲戚便不会在主日上午邀约你们了,儿女习惯了教会的活动 ,朋友大都在教会,他们自必以教会为第二家庭。

  其次,我们对儿女重视「身教」,注意自己的言语行为,所作所为,与亲友交往均须合乎主道,「言而有信」、「言出必行」,绝不能「讲一套做一套」,儿女对我们能信任,能倚 靠。在家庭中更要夫妻和睦,减少意气之争,更应在家庭营造读书的气氛,有共同阅读灵修书籍的习惯。

  让我们争取儿女亲就教会的机会,把子女交托给耶稣教养,使他们获取更丰盛的生命。


反叛儿子的自白(姜天柱)

  惭愧得很,我身为传道人的儿子竟然对基督教存着一份极端反感的心,可以说是一位极之反叛的挂名基督徒。我的父亲是与倪柝声同期受训的传道人,他是第一位来香港建立「基督徒聚会处」(教会圈子称为「小群」)的创办人。由于当时聚会处的教会是靠信心过传道人生涯的,没有薪水和任何福利。我随着我的父亲来了香港,那时只有五岁,年少的时候还不知何谓「贫苦」。到了十一、二岁时候,懂事多了,但也不知道何谓羞耻。到了初中一的时候,第一次感到羞耻的是在每一个月的头几天,老师在课室里常常在全班的同学面前说:「姜天柱,你还不交学费,学校会开除你的。」我听到老师这样说,脸孔红得不得了,不知道躲到哪儿去?就是这样子一年一年的过去。由于年纪愈来愈大,思想比较成熟一点,我就心里这样想,我父亲也是大学毕业的知识分子,在三十和四十年代是可以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的,何须弄到每个月总不能按时为儿子交学费呢?而且我们的生活也是苦到不得了,最令我反感的是,自己生活这么苦,还养了四个孤儿、七八个神学生,所以从小就很反叛。虽然我父亲强迫我受洗,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是没有灵命的。到了出来做事以后,更是夜夜笙歌,过着罪恶的生活。直到四十八岁那一年,因为在教会里(应酬我母亲才去教会)有一位职青团契的导师,移民去美国,要我一个年长一点又在社会里有一点人生经验的人来代替他。他竟然找到了我,我当然拒绝,因为我知道做团契是甚么一回事,我知道我是没有资格的,不是社会经验不够,乃是我属灵生命太差劲。但他说了一句话:「你是否怕应付不了这一群知识分子吗?」就是这一句话挑起了我骄傲的心,这一群青年人有甚么了不起?留学生又怎么样?我何尝不是留学生?所以我就对他说:「好的,我只作一年」。我心里想,团契是一个星期才一次,一个月只有四次,我可以有时候假装有病,或者有急事,这样很快就过一年,而且这一班职业青年问的多半是工作的问题,我肯定可以应付的。但结果他们问的都是圣经的问题,我可不懂,所以就开始研究圣经,终于神的话语改变了我,神的作为是奇妙的。如果不是我的骄傲,我绝不会接受这一份导师的职位,那么我绝不会信了耶稣而且还作了传道人。神就是因我骄傲的本性 ,从骄傲这一方面入手,教训我,引导我。感谢神,祂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祂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就算你再反叛,神要用你的时候,你还是要乖乖地顺服下来。愿一切荣耀归给至高的独一真神,阿们!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专题】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祝福香港大行动】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