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巴金到黄仁龙

2149 期(2005 年 10 月 30 日) ◎ 时事透析 ◎ 徐济时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巴金的辞世标致着「五四」一代人最后一位谢幕,为「五四」落画。巴金是悲剧的化身,是一世纪以来折胜的中国缩影。五四的火红理想终究被巨龙喷熄,德先生(democracy)与赛先生(science)始终要在孔先生与毛先生前下跪。儒家的封建性结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已成为一股巨大能量,压抑着任何一位沾了「德」与「赛」陶冶的黎民底反叛。

  或许巴金(笔名,本名李尧棠)改坏了名。将两个西方无政府主义者的名字合成巴金,毕竟提醒他曾身处的民国政府、国民政府与共产中国政权要提防这位出身官宦地主的作家。也许巴老能容活上百岁是靠那颗无人怀疑的爱国心,他那载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旅途随笔》中的一句「就让我做一块木柴吧。我愿意把自己烧得粉身碎骨给人间添一点点温暖」,是五四献身精神流露;他直到晚年的《随想录》反省「文革」的一句「这是说真话的书,也是表现我的爱和憎的书」,是儒者忧患意识写照现。巴金挣扎身躯走完中国现代历史的迂回窄缝,广受称羡,归因于一份纯真的爱。

  黄仁龙正值巴金的退场踏入中国的特区小舞台,为「曾荫权时期」开幕出演。近期出现的「黄仁龙效应」乃是因为他具备最好的故事元素:凭借实力而爆冷上位,勤力读书而晋身精英,出身寒微而成功当官、爱神爱人并服务贫苦。最后一点更令他加分,他的「基督教关怀无家者协会」义工及「施达基金会」副主席的摆上更令他的基督徒光盐效应发挥,随即受廿多万基督徒的肯定是不容置疑。由行内、教内以致立法会内、传媒界对黄都备受肯定,可谓万千宠爱在一身。

  黄仁龙年青得志当上特区律政司长,有点像年青的巴金凭「家春秋」一夜成名,但往后的仕途是顺是逆,并非一人之力可以主宰,更不会一厢情愿地必然继续为主发光。香港教会界似乎有一种独特心理,就是等候「救世主式」的人物出现而只是「善用」他来布道大会作见证,不论他是艺人、商人、学者或高官。至于这些人怎样被牧养(如面对各方挑战引诱仍站立得称)、被支持(如为他祷告至提供专业支持)、被保护(如不随便在公众媒体炮轰他),好像自有主「照住」,「外人」不必费劲,他日后跌倒是他的软弱所致,与教会无关。

  但愿黄仁龙演绎他的下半生,不像巴金的孤寂失意。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专题】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祝福香港大行动】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