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事(一)

2147 期(2005 年 10 月 16 日) ◎ 黄金岁月 ◎ 昂啸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九六二年春,到如今四十三个年头。

  那时,我在建道母院事奉,负责总务的事宜,受当时的院长刘福群牧师之嘱,每月一次到九龙砦城的广荫老人院,为了探望前梧州建道女院院长罗圣爱女士,并将每月的需用按时送上。

  九龙砦城是历史留下的来背景,真是一个三不管的特区。院址原是一座县衙门,砦城内藏垢纳污,进入砦城,可以说是一步一小心。可是这所奉主名建立的广荫院,正像一朵出于污泥而不染的莲花,在砦城内一枝独秀。

  院方先后有两位主任负责,先是一位姓黄、后的一位姓梁。知道我是一个传道,顺便邀约每月一、两次在主日清晨的崇拜中证道,我还清楚记得有一位负责司琴的是一位失明的姊妹。时逢旧历元旦,还嘱我写两个足有两尺大的「福」字,并好些挥春贴个满堂红。

  直到后来,迁到当时的钻石山「新院」,先后差不多四年的时光,我自己成了她们中的好友,也是一位小弟兄,那时我才四十出头。就在这段时候,正值一九六四年香港闹水荒,四日一次,每次供水四小时。(这个影响留下了如今钻石山院咸水楼的后遗症)有一天正值我到访,正好遇上供水的时间,全区同时开启水掣,造成每户都成了小水细流。院中几十位老姊妹,预备了只要可以用来盛载的器皿,争先恐后的乱了起来,那位梁主任忙了手脚,急嚷:「李先生,请替我维持秩序!」

  几经劝说,还亏我嗓门响亮,给我在那「旧旧院」中,当上一名纠察。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祝福香港大行动】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