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特写:窝打老道上的方舟

2145 期(2005 年 10 月 2 日) ◎ 文林 ◎ 余满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这礼堂是覆起的挪亚方舟。」那支撑殿的天花板是「船底的骨架」、圣坛背后彩色玻璃的外面头顶是「船舵」、殿顶上是「船的龙骨」。噢!我终于明白不对称建筑内的秘密了。小艇不用的时候,也是移到岸上覆的方舟,也许是因为它不用再航行吧.........

  每次沿窝打老道往油麻地方向走过,路途中总会经过一座建筑风格独特的教堂;很多教堂建筑的结构都是左右对称,「基督教香港信义会真理堂」(下称真理堂)的建筑却是不对称的,看过去颇为特别。从旺角的方向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一呎高的钟楼和顶上的十字架,钟楼半腰处延伸出教堂主体的建筑,右高左低;正面是三道拱门,钟楼下的拱门最小,渐次升高,让人想到大海的的波涛在迎向海岸。

  我首次走进真理堂访问鲍世明牧师,他领我到二楼参观大礼堂,指礼堂中央仰首望说:「这礼堂是覆起的挪亚方舟。」那支撑殿的天花板是「船底的骨架」、圣坛背后彩色玻璃的外面头顶是「船舵」、殿顶上是「船的龙骨」。噢!我终于明白不对称建筑内的秘密了。小艇不用的时候,也是移到岸上覆的方舟,也许是因为它不用再航行吧。因为大洪水退了之后,上帝曾应许挪亚说:「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我把彩虹放在云中,作为立约的永久记号。」

  圣坛两侧的墙使用蓝底金点的马赛克阶砖设计,跟教堂外墙一样。那是上帝给亚伯拉罕的应许:「我指自己的名起誓,我要赐福给你,要给你许许多多的子孙,像天空的星星;海滩的沙粒那么多。」蓝,是天空;金,是星星、是沙粒。今天,每一个基督徒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

  圣坛中央一座金色的十字架悬挂,背后是一面巨大的彩色玻璃窗。玻璃下阔上窄成梯形,这面彩色玻璃象征雅各布在梦中看见的天梯,有上帝的使者上下往来。今天,因有基督作我们的中保,每一位基督徒都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上帝的面前,圣灵时刻与我们同在了。

  圣坛铺上了红地毯,一道约半米高的栏杆将圣坛围起来,因为那是圣殿中的至圣所。

  参观完这个礼堂,我彷佛重温了圣经一遍,从旧约的创世记一直走到新约,看到上帝用祂大能的手,保守祂的子民,从亘古至今日到永远。

  真理堂在一九六二年落成,是出于英国建筑师肯宁的设计。一九八一年,肯宁访港时曾向记者表示:「我一生最满意的作品,就是这座美丽的教堂,是我的心血结晶。」

  「.......真理释放我,使我得自由;愿主的荣美,藉我表彰。」歌声中,诗班、主礼人、讲员步入礼堂。真理堂的主日崇拜多数用国语唱出诗歌,牧师用粤语讲道,有国语、英语用耳筒实时传译。原来最早的时候,教会的名字是「信义会国语礼拜堂」,主日崇拜全是用国语进行。

  在一九四九年,四个从中国大陆南迁来港的美国信义宗差会,其负责人聚在一起商量,决定在尖沙嘴建立一间教会,牧养区内大陆难民基督徒。结果,信义会国语礼拜堂(真理堂的前称)就在加连威老道三十二号,世界信义宗社会服务部的餐厅举行了第一次主日崇拜,那日正好是一九五零年一月一日的主日,共有八人出席。今天,真理堂每主日崇拜出席人数约五百多人。

  教友振威自大学毕业后已工作数年,看起来却仍像个学生。起初见面时有点拘谨,以为我会测试他主日学的功课似的,他很快就放开了,笑嘻嘻地谈起来。他升中时选了信义中学,就是真理堂后面的那一所中学。他在中一那年学校的布道会中,决志信主。

  「我从小就念天主教学校,一直都相信这个世界有神。既然神是存在的,那么,决定跟随这位神也是很自然的了。」可是,他的父母反对儿子信耶稣,觉得他会天天泡在教会,少了与家人相聚的时间,等同失去了儿子。振威就惟有顺从父母的意思,直至中四才可以参加学校的团契,但仍不准参加教会的聚会。直到升读大学后,父母才同意他参加教会的团契。

  「虽然那次是我首次到教会的团契聚会,但是感觉却是很熟悉,来了很多年似的。可能是因为这些年来,有不少我相熟的信义中学同学都在这吧!或许他们也有同感,以致竟然没有为我唱欢迎歌;其实,我心好希望他们唱,到底我都算是第一次来呀!」振威说。

  他翻开带来的圣经,读了一遍希伯来书十二章一节后说:「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上教会,但是,神差派许多见证人像云彩一样围绕我,使我不至于失落。以前我决志信主只是一片赤子之心,对许多圣经真理都不懂。参加教会聚会后,我开始上主日学,才渐渐明白圣经,明白教会的历史........」

  真理堂极为重视基督教教育,我手上拿的就是主日学课程简介。教会设有幼稚级至中七各级的「常备课程」;此外,又将成人级「门徒装备」课程分为四个纟列:(一)「认识基督」—是一个领人归主及加入教会的课程;(二)「在基督长进」—是一个帮助人灵命成长的课程;(三)「服事基督」—是一个装备人去服事主的课程;(四)「传扬基督」—是一个培育人实践福音使命的课程。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细胞小组兴起。真理堂仍然保持团契的组织架构,在团契内外再组织小组。有人只参加团契聚会,有人则只参加小组,总而言之,团契小组牧养并存,会友各适其式,自由参加。

  而真理堂怎样看自己存在的意义呢?他们相信真理堂的存在有其特定的意义:

  1. 作为上帝在地上的教会,应向祂献上至诚的敬拜,使参与本堂的人,在敬拜中与上帝相遇。
  2. 作为上帝国度中的一个牧圈,应努力寻找迷失的羊,又悉心守望羊圈中的羊。
  3. 作为「基督教香港信义会」的成员,应支持信义会的发展,继承传统又不断更新,对时代的需要作出贡献。
  4. 作为地方的一所教会,应服事小区的需要。
  5. 作为普世教会的一分子,应与其他肢体联合,共聚力量对远近未得之民尽福音使者的责任。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特稿】

【培灵奋兴大会 专辑】

【祝福香港大行动】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