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与性倾向歧视系列之四
先进人权=道德解放?

2139 期(2005 年 8 月 21 日) ◎ 真情真性 ◎ 关启文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不少支持性倾向歧视法的人,都爱引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一九九二年的裁决:「性别」这范畴已包含了「性倾向」,所以认为《公民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可直接衍生性倾向歧视法的必须性。事实上,国际性的人权组织也多次要求香港政府制订性倾向歧视法,政府的官员要定期去开会递交报告,也承受不少压力。若立了法就一劳永逸,官员也不用在国际性会议再解释甚么。而民间也有不少声音,埋怨香港跟不上国际人权的先进标准。

   我们也接受普世人权标准,但却对某些国际人权法的诠释趋势不敢苟同,上两周的专栏已指出,「性倾向」这概念没有在基本人权文献内出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九二年的裁决也疑点重重。我们应以合乎中道和常识的方法去诠释国际人权公约,但现在我们看到的趋势是,一些极大争议性的道德概念本来是备受质疑的,但现在藉对公约的任意诠释,反客为主,甚至以人权的名义提倡,反对者就变成反人权的反动分子!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可以认定「性别」(sex)包括「性倾向」,难保将来不可以把 “sex” 解作性爱生活方式(sexual lifestyle)或性喜好(sexual preference),那时不能被歧视且必须受法律保障的「人权」,也可包括多元性爱、性虐─被虐狂和乱伦,难道我们又照单全收?其实若各种各样的性爱生活是人权,那为甚么吸毒的生活方式又不是人权呢?事实上在今年加拿大的卑斯省选举,就有一个「大麻党」参选,他们就认为吸食大麻是人权,不应受法律规管,别人也不应歧视。若喜欢吸毒、乱伦和滥交的人都有平等人权,且不应受歧视,那按同样逻辑,我们也应制订「吸毒、乱伦和滥交歧视法」吧?纵然这是国际人权的趋势,难道我们就应毫不犹豫地跟从?

  有些人的确会回答:「是的」,因为他们甚么价值都怀疑,但唯独「先进」的人权思想却奉为金科玉律。这种盲从的态度是我不能苟同的,我们的常识和道德意识告诉我们,人权是有限制的,我们也不应骑劫「人权」的语言去颠覆道德标准和良好社会风气。国际人权的潮流不一定要绝对跟从,特别当今天这个潮流好像导致一个后果,就是人权愈「先进」,道德愈败坏。然而,真正先进的社会应该趋向美善,道德败坏的社会并非真个先进。所以,某些「先进」的人权标准其实是人权的滥用,只会带来社会的倒退。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云彩见证】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