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不能独立

2139 期(2005 年 8 月 21 日) ◎ 时事透析 ◎ 罗杰才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区域法院一连两次判决执法机关所提供的证据,是「非法」得来,并永久的终止聆讯。事件不单使特区政府尴尬万分,影响更是难以估计。因为正在聆讯或准备聆讯的案件;正在侦查及准备侦查的案件,都无可避免受到判决的影响。

  特区政府为了要使正常的侦查及检控工作继续进行,特首迅速的颁发了《执法(秘密监察程序)命令》,授权执法当局在《命令》所赋予的权力内,继续进行截取个人信息,使侦查可以「合法」进行。但部分民主派议员和大律师公会则指政府以行政《命令》方式取代立法,不单是「人治」、「行政霸道」,而且法理不足,更可能为法院所拒,最终的结果可能更差。

  执法机关截听个人通讯是侦查案件常有的事情,问题只在于这种权力来自法庭,还是出于特首。前者认为政府的权力,特别是入侵个人自由、私隐,并且可以藉此作出刑事检控的权力,应当加以限制,并且交由法庭去判断。而认同由特首授权的,则重有效打击罪恶,信任执法当局会自律使用,认为这是体现行政主导的原则,只要法院审案不受干扰,就不违反司法独立。

  其实特区政府也知道,单靠行政《命令》在法庭上仍可能受到挑战,因此政府同时亦表明会尽快进行立法。我们希望政府真的可以坐言起行,尽快立法。因为司法独立,并不单单体现在法院审理案件不受干扰,若然执法者的执法行为没有法律规管,被告人就不可能在一个公平的情况下受审,法院的公正性亦因此会受到质疑。

  因此,特区政府若然真的要确保司法独立,首先要在立法阶段就法案作清楚阐释,以理服人。因为司法独立的大前题,是法院对法例有解释权,不合理的法律最终也可能被司法复核,或在聆讯时被法官所否定。至于执法机关进行的搜证和检控,更必须在法律的规定之下进行,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司法独立。换言之,司法独立就是让司法机关对立法和执法机关可以作出独立的裁判。

  其实司法独立和行政主导两者并不矛盾,反而是互相配合。正如火车与路轨一样。行政主导是火车,司法独立是路轨,若火车的动力愈强,路轨的承载能力也要愈大。执法不能独立,正如火车不能出轨。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云彩见证】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