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病人的更佳选择 ?

2138 期(2005 年 8 月 14 日) ◎ 交流点 ◎ 胡志伟(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前一阵子,政府发表《创设健康未来》医疗咨询文件,认为若不作出变革,医院管理局再不能提供廉价的医疗服务了。此份姗姗来迟的文件,故意不提有关医疗融资方案,以免一出台就要匆匆谢幕了。当大众认同公私营医疗服务共同合作,家庭医生减轻急症室和公立医院服务需求等,接必问的是:由谁支付?

  卫生福利及食物局长周一岳认为,由有能力负担者自动转往私人市场,以节省昂贵的医疗成本。已有舆论指出,这对大多中产市民极不公平,因为他们纳税最多,每缴一百元税款,便有廿二元拨作公共医疗开支(二零零三年预计为五十元或以上),却得不该有的基本保障。

  回顾历史,一九九三年已就医疗改革作出研究,九九年有「哈佛报告」,二零零零年发表《你我齐参与,健康伴我行》,建议强制供款,然而这些讨论皆无疾而终。有关讨论近十年了,政府必须提出具体的方案,让市民有更佳的选择,否则每次咨询仍是原地踏步,没有结果 !

  过去十年,医院管理局的开支由一百四十五亿元倍增至二百七十八亿元;其中员工薪酬开支占总开支八成,引起大众关注。已有意见认为,这皆因医管局管理人员过多,架构过于庞大,形成薪酬福利开支太大。二零零四年(SARS之后),医管局向管理层人员发放一千二百万元年终奖金,早就受到舆论批评。公众关注节省成本,医管局要证明本身不是高薪自肥,先向管理阶层与支出开刀,才能在医疗融资方面有更强的说服力。

  正如教育一样,政府不宜全权包办一切,政策上鼓励私营者与教会团体有更大的参与。假设公立医院不提供最昂贵的设施,鼓励工商企业本社会公益,捐助私家医院,是否可减轻公众的倚赖?当公立医院有最好的仪器与医生,公众又怎会用者自付,转往其他私人市场?当基本服务毋须装修华丽的医院大堂,是否可减轻药物费用?

  穷人的医疗照顾,政府是责无旁贷;而有限的医疗资源,如何作出公义的分配,需要教会人士就此作更深入的研讨!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每周新书】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

【读书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