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医治
将恨转化为爱

2121 期(2005 年 4 月 17 日) ◎ 文林 ◎ 王锦欢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自小在天台木屋、贫穷家庭长大,在垃圾堆找生活、受尽有钱人的白眼。爸爸在生果栏做苦力(搬运工人),但我们却要于果栏收工后在掉出来的烂生果堆执生果吃。

  还有,当时是用烧柴来煮食的,每晚都要到一间造砧板的店铺门口等候执拾木碎来当柴用,我们一班来自木屋的小童捱着肚饿在门口等,看着老板一家人「大鱼大肉」地吃晚饭,我们只有望着咽口水,好不容易才等到他们吃完晚饭,老板的子女故意将砧板木碎大力拨在地上,我们便拥上去抢、甚至打架,抢不到的便哭(因回家会被妈妈责打)。因此,自小我便体会到贫富悬殊对穷人的不公平和压迫,我讨厌有钱人,只喜欢与贫穷人接触。

  童年时已见有基督教机构到贫穷的木屋区作救济,所以也有机会接受基督教机构的物资捐助,但物质的救济虽能带给我生活充饥,却没有给我生命带来甚么改变(或许年纪小而未遇到甚么人生冲激)。

  直至八六年爸爸因肺癌病誓及八七年哥哥在一次工作意外中被火车撞死,这接二连三,突然而来的丳耗,使我近乎精神崩溃了,我感到生命毫无意义,人生就是这样—结婚、生儿育女、生老病死吗?

  婚姻能否幸福、健康疾病、意外死亡一切都不在人的掌握之下。

  彼此看到家中兄弟姊妹因哥哥的死,一夜之间满头白发,实在十分可怕!在身心灵极度创痛底下,我不得不去寻求人以外的帮助,我跟朋友参加过很多宗教(拜观音、自称基督教的异端)。

  成长中遇到的烙印

  感谢上帝,祂拣选了我,最后我参加儿子就读小学之家长会时被一个见证感动了,开始带同子女一起返那教会。一年多的教会生活,耶稣基督虽不陌生,但只是一个名字。因放不低自我的性格、生活和工作上又看到很多老板剥削工人的不公义事件,看到很多基督徒的行为与不信耶稣的人没有分别,甚至更差。

  童年生活的影响,以至自我的性格在困难生活中更自我,生活上我没有真正倚靠神,只靠自己。最后,我离开了教会,但主耶稣来世上关怀和爱贫穷人的事迹就深深印在我心里,所以,遇到无助的时候也会向主耶稣祈祷,求祂帮我。

  自以为性格刚强,万事靠自己,穷得有骨气就可以活得开心自满,结果一败涂地、弄至几乎离婚;女儿成了边缘少年。感到自己极失败、嫁了一个对子女漠不关心、冷血无情的丈夫,自己管教不好子女,让女儿学坏了。

  一九九八年女儿升上中学后便开始吸烟、打架、逃学、被赶出校,面对学校、亲友、屋村内的邻居...我简直抬不起头。因着一切都要独力承担而整天活在埋怨、自责、自卑.......的痛苦里。

  对自己和女儿的将来感到绝望,一天,远远看着女儿等候过马路时,脑海里浮现了一大埋恐怖的景像:「若女儿有一天沦落到要走上妓女、吸毒、坐监等更坏的路时,倒不如现在就与她一同被车车死算了吧!」面对完全没有盼望的将来,我实在无力向前行,只能站在街角孤单地哭。

  神差了天使来到

  纵然我这样差、自我、又离开神,但神对我原来一直不离不弃。

  这时候,神差派了一个天使来帮我,就是我姐姐的儿子(家辉)。家辉自小于单亲家庭成长,因此,我特别关心他,每年暑假他必出席我妈妈的生日聚会,但九七年暑假开始再也见不到他。我只好每晚祈祷:「神呀!无论他生死与否,求你将讯息告诉我,我实在很挂念他。」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九九年暑假,妈妈生日的早上,手提电话响起:「喂,欢姨.....」,一把渴望已久的声音。「感谢神」这三个字实时随着炽热的泪水从心底里涌出来,真的很想拉着街上的途人说:「原来神真系听我祈祷架!」

  随后,家辉带着结他来教我儿子弹唱诗歌,细诉失踪背后有血、有泪的经历:他偷窃、打架,吸毒、贩毒.......最后被判入晨曦岛接受福音戒毒。悔改信了耶稣,真正得到拯救,从新做人。家辉的见证,使我不得不跟他重返教会,认识清楚这位猛人—耶稣。

  开始返教会的同时,女儿反叛的行为变本加厉,结识了屋村内一群不良青少年,夜夜在屋村内流连、通宵达旦、经常旷课。虽不敢埋怨,但仍忍不住问:「神呀,为甚么要我遇到这样的经历和试探?」

  人的尽头,神的开始

  我每晚都好像疯妇般到街上去找女儿,直到深夜三、四点,找遍整个屋村都找不到,独自跪在漆黑的街上痛哭、哀求:「神呀,我真的很痛苦,害怕女儿被伤害,求你怜悯我已力气全失,除了你,已别无倚靠。」我深深地经历和体会到「人的尽头,就是 神的开始」。

  神是听祈祷的,祂为我预备了「善牧会培立中心」,让女儿在那里读书及接受训练,在社工辅导下,她学会独立、忍让和尊重别人,我们的关系也因此而得改善。神让我在这段日子里安心地过教会生活,在圣经里认识神更多。二零零零年复活节,我和儿子一同受洗、同得神的子女名分。

  二零零一年八月,女儿在培立中心的训练计划已完成,正式回家团聚。可是,撒但并没有停止攻击,不久,女儿故态复萌,常常流连卡拉OK及的士高我十分难过和痛心,也曾软弱,但对神的信心郄没有因此动摇,困难和软弱使我更倚靠神,更相信 神是我唯一的帮助。

  经历了神的爱,看到主耶稣没有放弃任何人,祂爱好人也爱坏人。例如自己这么差,又如家辉坏到吸毒、抢劫,在人眼中已无得救,连亲人都几乎放弃的这样一个人,主耶稣却愿意深深地爱我们,主耶稣的爱照出了自己内心的罪和污秽。

  我过去看不起那些吸毒和犯事的人,因为自小在贫穷的地方长大,见到很多吸毒、做妓女的人,常常因为要钱吸毒就伤害家人和年老的父母,感到他们留在世上只有遗害社会,倒不如让他们死去吧了。

  迷了路的小羊

  但主耶稣的谦卑和爱使我感到渐愧,原来自己也只不过是众多软弱的罪人其中一个,没有甚么了不起,若不是主耶稣的爱将我们从粪堆中救起,我和家辉也没有机会重新抬起头来做人,神感动我重新去爱女儿和她那班被社会视为「垃圾」的朋友,向他们传福音,祈求天父怜悯他们。因主耶稣说:「一百只羊之中,一只走迷了路若是找着了,也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为大。」(太十八12-13)。我们不也是曾迷路的羊吗?我将女儿交托给神,像圣经里「浪子的比喻」般耐心地等候女儿回转。

  感谢神,我和女儿关系和好了,但对丈夫的埋怨仍然放不低,我初信主时很开心,心想:「在地上离婚不成,日后上天堂时终于可以撇甩你啦!」但圣灵却每天透过不同的人和事提醒我:「这是不合真理的。主耶稣降卑来到世上,为担当我们的罪受尽痛苦,死在十字架上,为的是要我们与神和好,也要与人和好。」

  心里每天都为与丈夫和好的事而挣扎,因在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带给我的伤痛实在太深太深了,虽然他表面做足了丈夫责任,每月拿足家用回来,但在婚姻生活上自私,对子女漠不关心,因他的自私我曾堕胎两次。儿子年幼时因哮喘体弱多病、经常出入医院,但他却漠不关心。

  将怨恨转化为爱

  积压了二十年的伤痛,要我「将恨转化为爱」,那路程实在太远太远了,我自觉信主后对丈夫的怨恨已减少了,我同神讲:「我只要好像现在一般、没有恨已经很好了,要我爱?实在不可能的。」

  但圣灵仍每天提醒我:「这不合神的真理、天父看见会很伤心的、主耶稣值得为我这人死吗?」我支持不住了,我每天向神祷告说:「神呀,你知道我爱你的,但要我爱我丈夫,我真的做不到;若这是你的心意,就求你给我能力去爱他吧!」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约几个月后),一晚的深夜,我从熟睡中扎醒,看看身旁的丈夫,不知从何而来的爱,我好想揽着他,对他说:「我爱你」。但我没有这样做,因我的眼泪已忍不住流下来了,我知道这是从神而来的,我起床到洗手间跪在地上哭着向天父认错和感恩。神的慈爱和能力是何等的伟大和真实!

  从未如此深爱过

  神更让我看到自己的自私,当初嫁给丈夫是因他爱我比我爱他更多。我只竭力在他身上渴望得到爱,而我却没有尽力去付出爱,婚后我心底里最爱的男人也不是他,而是我的爸爸弟弟哥哥,他排的只是最后。子女出生后就更加将所有的爱都倾尽在他们身上,心目中已没有丈夫。

  但当我愿意放低自己,按神的心意去做时,神不单赐给我重新爱的能力,祂更让我看到丈夫比我更需要怜悯和爱,因他自小在一个暴力家庭长大,他找不到作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的榜样,他自小就活在一个逃避和自我保护的成长当中。

  主耶稣没有因我讨价还价而撇弃我,祂仍然爱我像爱那患血漏的妇人一样,让我一夜间将积压了二十年婚姻带来身心灵的创伤得到医治、压在心底的怨恨得释放。感谢神,让我与丈夫从新有爱;今天,我和丈夫可算是「从未如此深爱过」。

  面对子女的成长及生活的路上,我仍有很多软弱,但每当我软弱的时候,神的大能就在我的软弱上显得更刚强更完全。愈是经历苦难愈发信靠神。生命若没有神、都是枉然的。除了祂,别无拯救!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