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的终末思想(六)

2114 期(2005 年 2 月 27 日) ◎ 神学探索 ◎ 邓绍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必然性

  期望基督回来及「上主的日子」(day of the Lord)的临近,是保罗神学思想的高峰。当保罗视基督的复活乃核心重要的,那么必然引至基督的逼近回来。

  保罗以天启的语言来讲述基督复活,显示出他对死人复活的天启式盼望,死人复活(普世性)是上帝荣耀的全然彰显,因为上帝胜过死亡。保罗宣称基督的复活与最终死人复活是必然连系在一起的,据此,保罗视基督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3)或「头生的」(罗八29:「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

  是以,基督事件本身并非高峰,也不是封闭的,在基督事件之后因而尚有对基督回来的热切期盼。「初熟的果子」表明了还要等候全然成熟的收成,就是最后的死人复活。因此,在基督复活与上帝最终的胜利之间尚有一段时间。这种看法也可在保罗对圣灵的了解中反映出来。

  基督与普世复活相关连。同样,圣灵也跟上帝要来的荣耀相关连。圣灵就是要把上帝将来的荣耀带来的那一位,祂现在就已经工作,祂是「圣灵初结的果子」(the first down payment)(罗八23)或是「凭据」(林后一22),是上帝临近的记号。

  教会建立在基督的死和复活之上,也即是建立在那已经进入现在的将来之上,因此在那将来的对照底下,自然产生一种对现状的不满,而渴求主的快来,正如哥林多前书十六章廿二节:“Maranatha, Our Lord, Come!”(「主啊,求你快来。」)这是最早期教会共同的心声。由此我们可看见那先尝的将来与现在所经历的处在一种矛盾冲突之中,在对照底下,更不能接受现状。

  不可测性  保罗热切盼望上帝和基督的临近,可是,若以为这盼望可以成为计算、推测、预告的对象,那就扭曲了保罗的天启思想。

  对保罗来说,基督徒的盼望是宣告性而不是预测性的(a matter of prophecy and not of prediction)。对盼望的不可计算性是保罗神学的本质性标记。「最后事件」的发生没有时间表。保罗跟新约其他写作一样,强调最后上帝的显现具有一种难以预期、意料之外、突然而来的性格。另一方面,保罗也跟犹太的天启思想和启示录有分别,就是没有描述天上的景象、最后审判的情况或是天国的景象。对保罗来说,在现世中有甚么比因着盼望和信而得以满心喜乐和平安更重要和美好呢?(罗十五13)

  保罗没有从一连串的历史事件来推断上帝来临统治一切的确实日期,他只从上帝的应许,为基督所确证、推断出上帝的自我确证和实现祂的应许的日子是逼近的。因此,上帝统管万有的临近性是建基于对赐下应许的上帝的彻底信靠,而绝非任何形式的历史决定主义。历史本身并不决定甚么,历史只有上帝自己决定;因此,信徒只靠着信来生活而非靠着猜度来过日子。进一步来说,主再来的延迟对保罗并非一个问题,因为既然是上帝自己决定而非历史本身的进程,那又何来延迟呢?无论如何,保罗是以基督为核心来讨论上帝统治的临近。(他的确信可见于:林前十五15-51;林后五1-10;腓一21-24;帖前四13-18。)

  历史终结的必然性和不可预测性并不彼此排斥;反之是互相关连。任何尝试计算终末日期的,都会减低了他对终末盼望的热切性,既然已经知道日子,就没有甚么好急的了。并且,这也会破坏基督信仰那种在盼望中绝对靠赖上帝的特质。

  忍耐与不能忍耐  保罗如何可能同时渴求上帝将来的统治,但又同时计划一长远的宣教策略?保罗如何可以在颠狂与谨守之间平衡,或是把两者结合起来(林后五13)?当终末临近的必然性跟不可预测性互相揉合起来,颠狂乃是谨守的颠狂,要为世界预备迎接来临的荣耀,因为不知道上帝甚么时候全然降临。

  颠狂,是因为上帝的终末统治必然实现;谨守,是因为上帝的终末统治乃不可预测的。由颠狂,而对这世代不可忍受;由谨守,而要竭力在这世代忍耐地宣讲上帝来临的信息,正因为对这世代不能忍受,也就更要忍耐地宣讲。这就是为甚么保罗总是那么激情。腓立比书一章廿三至廿四节:「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然而,我在肉身活着,为你们更是要紧的。」亦可作如是观,而要从这一角度来了解。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专题】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