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黑夜的一代

2114 期(2005 年 2 月 27 日) ◎ 息息相关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香港天文学会副会长吴伟坚大叹本港光害严重,加上空气愈来愈差,空气中的微粒又会把光线反射,夜空顿时被染成橙红一片,长此下去,香港将会是『没有星空的下一代』,有时市区几乎连月亮或光亮的恒星也无法看到,更遑论银河的无数星星。」

  《苹果日报》11.2.2005

  光原本美好。「『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看光是好的。」这是旧约创世记所要见证的真理。可惜世人忘记了上帝造光是要把光暗分开,称光为昼称暗为夜,而不是以光来取代黑暗。现代人却滥用光,大量制造人造亮光,结果造成严重的「光害」,为祸生态。

  香港近二、三十年经济高速发展,连带维港两岸的市区差不多成为「不夜之城」,即使过了午夜,霓虹光管依然亮着,照遍整个夜空,远至珠三角也清楚望见。香港大学物理系助理教授潘振声称,香港市区光害严重,若以市区和郊区相比,二者的亮度相差十六倍,以电灯泡的强度对比的话,市区的灯光达一百瓦特亮度,郊区也有二十瓦特。因为我们的夜空太光,星月也失色不少。

  一个没有黑夜的城市,人们可能很幸福,也自以为很聪明,因为我们的工作时间长了,也可以通宵达旦地玩乐。我们比上一代的人更有效率,他们要十年二十年才做得完的事,我们三两年就做妥了。他们午夜十二时前一定要就寝,但对我们来说,这才是开始。「午夜」再不是一条必须回家睡觉的死线,灰姑娘也不会被打回原型,我们似乎有无尽的光明、无限的时间。

  但当我们有尽了这一切,我们却失去了黑夜,失去惟有黑夜才许诺的宁谧和安详;我们同时又失去了星空,失去星空所带来的想象和赞叹。没有黑夜的一代,尽管每晚有网可上,或者通宵拿着手机收发短讯,但我们仍是孤单的过客,因为始终接通不上惟有黑夜和星空才可以传递的天讯。短讯的线路是繁忙了,天讯却沉默无言。

  有教会在大厦天台树立了高瓦特的射灯,希望藉霓虹光管广告宣传上帝的救恩。教会随俗地以为人造强光的广告可以吸引人的注意力,忘记了「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黑夜也见证着上帝的荣美。上帝从不隐藏,但只在一切人性(human)的作为而不是「人工化」(artificial)的矫情中。现代人忘记了黑夜,以为自己是定光暗昼夜的上帝,教会可不要同流。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专题】

【神学探索】

【真情真性】

【牧养全攻略】

【交流点】

【未圆语丝】

【中年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