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是思想自由的根本
同性恋与宗教自由(四)

2102 期(2004 年 12 月 5 日) ◎ 真情真性 ◎ 王礽福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极端自由主义宣称立法时必须保持「道德中立」,这种想法是危险的:

  第一,反对「道德立法」,有机会变成「不道德立法」,因为不道德的事不一定就合乎「伤害原则」,结果一些不道德的行为如赌博、人兽交、乱伦,都可以「宽容」或「人权」的名义来要求将其「非刑事化」和「合法化」,支持者更可以不应「道德立法」为由驳斥反对者。

  这种「权利优先于善」的现代观念,产生了一些荒谬的现象:宣扬人兽交是言论自由、争取性小众的权益,反对人兽交却被标签为打压言论自由(所谓反对,仅是说限制这种言论向未成年人宣讲而已)、压迫不同性倾向人士的性爱自主权。

  第二,坊间流行的一种论述:「你有权宣扬异性恋,却不应反对同性恋,因为这有违多元社会的精神。」然而多元社会真的只能各自表述,不能互相批评吗?「反对的声音」,不就是多元中的一元吗?言论自由最少可以分成两类:建议的自由、反对的自由。笔者相信两者当中,反对的自由更为根本,因为一个人的意见并不一定以「正题」(我认为.......∕我赞成.......)的形式出现,也可能以「反题」(我反对.......∕我怀疑.......)的形式出现。

  试想想,今天我们社会所强调的「批判精神」、「怀疑精神」,不就是一种「反题」式的言论吗?价值不可能完全是中立的,否则就不需要批判精神了。「反对精神」正是「精神自由」的起点;一个小孩子的自我意识、个体人格的出现,通常就是以「我不要这样,我不要那样」的想法开始,先要分辨自己不想要甚么,才能逐渐显明自己想要甚么。捍卫良心自由、思想自由,就要捍卫反对精神,今天我们争取言论自由,首先不就是为了反对这样、反对那样吗?

  显然,「中立」并不存在,强调自己没有偏见的偏见,是危险的偏见,因为当事人在打压别人应有的权利时,还以为自己在伸张正义。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家教会】

【牧养全攻略】

【作儿女的父亲】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