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选举有感

2102 期(2004 年 12 月 5 日) ◎ 文林 ◎ 黄杜少蓉(美国)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尘埃落定,共和党布殊总统获选连任,令传媒和民调专家大出意料之外,甚至民主党人亦要努力找出自己落败的原因。事后分析,今次布殊总统获胜最大的原因,是他的信仰和道德价值取向。据报章报道,在经济、就业、伊拉克战争、教育、健康保障等各方面,民主党候选人克理所得的选票均多于乔治布殊,而布殊最终获胜的关键,在于为数约占投票人士41%的信徒(此处把「信徒」界定为每周均有出席崇拜者),把61%的选票投给布殊;而总体上约有80%属于道德价值方面的选票,落在布殊名下。不但如此,在今次美国大选的同时,亦有十一个州投票反对同性婚姻,获得通过。这意味,除了信徒之外,不少美国人(据说包括青年人)明显有道德的觉醒。

   我无意在此评论美国的政治形势,只是对身边的美国基督徒肢体的心声,作一点回向而已。乔治布殊不理会政客的讥笑,一直以重生的基督徒自居;他坚决反对同性婚姻,多次提出修宪,以维持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又极力反对堕胎。他的价值取向,似乎与部分美国人相反,却与圣经的标准相符,难怪有美国报章形容今次的选举是“Bible ballot”,而且胜利者是属于“Value voter”。当然,选举归选举,真正要建立以圣经的道德观为治国的标准,布殊总统仍然任重道远。

  身为香港人,我们同样面对不同的选举,关系整体香港人的,包括立法会、区议会,甚至将来的特首选举。作为基督徒,到底我们以甚么作为选举取向呢?是政客的知名度?是他们的政治智慧?是他们的党派背景?抑或他们的信仰、道德价值取向呢?我们会投票给赞成赌博合法化的候选人吗?我们会选有婚外情的人吗?我们会选诚信有问题的人吗?美国的基督徒(也包括天主教徒),在今次总统选举中,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我们用甚么实际行动来唤起社会的道德良心呢?作为香港的基督徒,亦是时候为我们的信仰站起来,尽一己的公民责任,用选票表明意向。我呼吁身为基督徒的候选人,不应羞于表明自己的信仰、道德立场;作为任职传播媒介的基督徒,更应负起社会道德的责任,彰显公义,让这个世界多一点正义的声音。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家教会】

【牧养全攻略】

【作儿女的父亲】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