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云南彩虹之旅

2092 期(2004 年 9 月 26 日) ◎ 文林 ◎ 谢成光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云南—一个仍然拥有如山水画一样的湖光山色、见证历史的文化古城、多个少数民族,令人仿若身处于人间天堂。牧职神学院一众师生今年暑假一睹云南真貌,更在这块福音事工不断开发的土地上,看到了雨后的彩虹!

  早于中国旅游开放之初,大概是廿年前吧!我已到过昆明一游,当年难忘的片段时常萦绕于我的脑海之中。这次难得有机会旧地重游,并且是带领着牧职神学院的云南基督教历史文化之旅,令我多加了几分的紧张与期盼。我们一行三十人,于今年的暑假期间展开了这次愉快的旅程,其中得着不少的启发与开拓。

景色美不胜收

  古城丽江果然名不虚传,由宋朝至今已有八百年的历史,已被列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世界文化遗产;最令人惊讶的就是那环城的小河,在游人如鲫的情况下,仍然是那么的清澈干净,并不时有三五成群的小鱼穿梭其间,我真的配服纳西族人的管理能力。至于玉龙雪山的雄奇与秀丽,又是一绝,加上白水河的影衬,与及当时的烟雨蒙蒙,仿如中国西南部的特色山水画。至于神秘的香格里拉(原来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县,于二零零二年初正式定名的),因这里的宁静与祥和,正好配合了英国小说《消失了的地平线》的世外桃源而得名的;但这香格里拉的美名好像言过其实,并没有带来甚么惊喜,可能是因为最漂亮的梅里雪山与白水台,由于路程甚远而缘悭一面所至。

  至于昆明的石林,仍然美丽如昔,穿梭于大、小石林之间,若加上一点的想象,你便能体会这自然景观的丰富多姿;而其中的阿诗玛的爱情故事,更为这美丽的石林添上一份凄美。而九乡风景区那上百座的大小溶洞,风格多样,适值大雨之后,滔滔河水穿越于整个溶洞之中,发出澎湃的声音,震慑着我们的心灵,使人更深体会造物主的奇工。

认识少数民族

  行程的第二天,我们到了云南大学的丽江旅游文化学院上课,并邀请丽江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和继军先生为讲师。他以幽默风趣的教学方法,让我们认识到纳西族的风光与文化,使学员们对这地的风土人情有更多的了解。诸如自然美景包括「两山」:玉龙雪山与老君山、「一城」:丽江古城、「一湖」:芦沽湖及「一江」:金沙江。此外,有关于纳西族的历史,令人惊讶的竟是与大洪水有关,这差不多是全世界不同民族的共同历史,讲者更将这段历史与圣经的挪亚洪水相提并论。至于纳西族的东巴文化亦非常有趣,他们的文字很是独特,其中不少更是象形文字,有着美丽的构图;在课程的末段,他竟送我们一句东巴文的祝福语,就是意义深远的一句:「佳音频传」,惟愿福音真的能传遍于神州大地与西南地区。

  另外,在这次行程中接触比较多的是藏族,他们集中在香格里拉一带,因为从这里再往西北走,就是神秘的西藏。藏民的宗教信仰是藏传佛教,我们参观了有小布达拉宫之称的松赞林寺,透过导游的介绍,使人深深体会宗教与当地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其执着与宗教的枷锁实在紧紧的窒碍着现实的人生;当然藏族的历史与文化也有其趣味性的一面,诸如转世灵童的寻找,达赖与班禅的地位等;而藏族奔放与欢乐的歌舞表演,亦非常的专业,伴随着特色的民族食品与烤肉,令我们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重寻宣教历史

  云南省有廿五个少数民族,种族之多为全国之冠。我们有机会走访丽江附近的一间教会,距离城区约有半小时的路程,交通并不方便,主日崇拜的人数只得几十人;这里的同工都很年轻,都是属于僳族的,最特别的是他们用的圣经与诗歌都是用 僳文的,原来富能仁牧师当年传福音时留下的宝贵资源,他带领了大部分的 僳族人信主,被称为「 僳使徒」;他甚至在这里事奉到生命的终结,今天他的墓地位于云南省的保山市。(有关富能仁牧师的宣教历史可参看《山雨》一书)

  另外,不能不提的是博格理牧师开展的苗族宣教事工,特别是在云贵川交界的石门坎地区,昔日有大批的苗人信主,他为这民族带来了移风易俗的转变;甚至由汉族统治了几百年亦没有这般美好的成果,诸如酗酒、吸毒及随便的男女关系,都能因信基督而有着彻底的改变;并且也有拼音的苗文圣经出现,到今天博格理牧师亦是长埋于苗族的土地之中,他的墓碑上写着:「牧师真是中邦良友,博士诚为上帝忠臣」。想到昔日先圣先贤如此的委身于中国少数民族的事工,千里迢迢,披荆斩棘的完全献上自己的生命于西南边陲的弟兄中,今日我们有这样的心志吗?

开展多元事工

  关于云南教会的发展,大多集中于西部与缅甸接壤的少数民族地区、中部及东北金沙江中下游流域以及昆明、大理等经济文化发达的城市,这与当年传播的路线有着密切的关系。而信徒多是汉族和 僳族、景颇族、拉祜族、佤族、哈尼族、苗族和彝族。根据二零零一年的统计,全省的信徒共383,431人,教牧人员共有4,805人。可见教会的发展仍是比较荒凉的,只是个别的地区较为兴旺而已,实在需要更多的代祷与关注。

  但感谢神!当我们参加了昆明市的圣约翰堂的主日崇拜后,却令人感觉到多元化的福音事工正在云南悄悄的开展。因为当天的讲员是香港过来的牧者,散会之后竟然遇见了不少从事中国事工的老朋友,更甚者就是国内福建教会的同工也在这里相遇;我细细思想,在一个平常的主日里,竟然遇到了这么多的香港弟兄姊妹,这不正正显出香港的肢体对云南事工的关注。

  有关云南事工得多元化开展的机会,当我与当地教会领袖与同工研讨下,总结出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由于有众多的云南少数民族,各有不同的宗教,这造成一个特殊的情况,就是民族之间学习彼此的包容,而政府的政策也是比较温和的;此外,云南的人民虽然不算进取,但民风却很淳朴,机心较少,合作较易;另外,就是云南没有其他边陲大省的分离主义危机,如藏独及疆独等问题,政治上不用抓得那么紧;最后,云南不少的地区都非常贫穷,加上吸毒、艾滋病、教育与扶贫等社会问题,需要很大程度的支持,所以,香港教会得着很多服侍祖国同胞的机会。

  总结而言,这次基督教历史文化之旅令我们得不少的启发与开拓。在行程中我们有两次机会看见了彩虹,都是在雨后阳光影衬之下出现,并且高高挂在天空之上,令我们很是兴奋;这令人联想到圣经中的彩虹之约,昔日耶和华在洪水之后与挪亚所立之约,到今天祂也没有忘记。我们深信天父也不会忘记神州大地的需要,祂是爱世人的主,当然也会照顾西南边陲云南人民的需要。

(作者为牧职神学院中国文化部主任)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家教会】

【牧养全攻略】

【作儿女的父亲】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