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价值与基督教

2084 期(2004 年 8 月 1 日) ◎ 教会之声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四十名学者与专业人士,于六月七日登报发表维护香港核心价值。他们所指的核心价值包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公平公义、和平仁爱、诚信透明、多元包容、尊重个人和恪守专业。发起人之一张炳良教授直言,没有这些核心价值,香港社会就是失去灵魂的躯壳。我们认同一个没有核心价值的社会不可以视为社会,因为社会的存在不是由一个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成,而需要有共享的价值作基础。然而,张炳良等人对香港核心价值的描述是否我们所认同呢?有人反驳说,香港的核心价值是搵钱至上、脑袋转得快和一国两制。然而,反驳者忽略了张炳良等人所指的价值不是指香港人的特点,而是一个健康社会应要追求的价值。因此,纵使当下香港没有民主,但他们视民主为香港核心价值;又纵使当下香港缺乏多元包容,但他们认为一个健康社会应向这方向迈进。

  张炳良等所指的核心价值是尝试结合政治学上的自由主义和社群主义,而再配合香港场景设计。自由主义强调个人权利与自主,而核心价值中提到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多元包容、尊重个人等就是对自由主义理念的伸延。社群主义强调公民品德和公众责任,而核心价值中提到的和平仁爱、诚信透明和恪守专业等就是对社群主义理念的伸延。基本上,我个人认为基督教信仰对这些核心价值是认同,并支持。例如,基督教尊重个人自由,因为上主尊重人的自由意志。基督教强调人要履行上主对他的召命,恪守专业就是一种世俗版本的召命观。基督教对人罪性的体验使我们拥护自由民主和人权法治。

  初步看来,基督教与张炳良等提出的核心价值是吻合的,但当仔细解释这些价值时,彼此的分歧就可能逐步呈现。例如,多元包容是否等于接受各式各样的婚姻关系、尊重个人是否等于支持安乐死、自由民主是否等于教会甚么事都要经选举和投票来决定。这些问题将有关对核心价值的讨论推至另一个层面。第一,这牵涉到个人德性与公众德性的关系。第二,核心价值需要有群体承载,以致这些价值可以正确被理解。香港社会可以是这样一个群体吗?

  今日有关对公众德性的讨论往往倾向不牵涉对私人生活的讨论。除非私人生活具体地影响社会,否则,每个人可以自由地选择他的生活方式。因此,一个仁爱和平的社会可以是一个赌风盛行的社会、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可以是一个淫业发展蓬勃的社会、一个法治人权的社会可以是一个家庭解体的社会。赌博,嫖妓和婚外情是个人的事,与社会无关。所以,这不是核心价值。究竟个人德性与公众德性是否可以分开?肯定的,他们有一定关系,但又非必然。否则,我们的社会就会走向新加坡式的社会,人生大小事都要由政府计划。因此,政府对私人德性的态度应倾向弱(Weak),而让非政府团体发挥他们的教化作用。就此,我认为教会有它重要的角色。一方面,教会参与培养和塑造私人德性的过程正补充核心价值的空隙。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群体的教会为核心价值提供一个参考的诠释。例如,教会挑战当下倾向以自由主义对人权法治和自由民主的解释。从此看来,教会不只关心私人德性,更参与对社会论述的讨论。只有如此,我们才找回核心价值。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家教会】

【牧养全攻略】

【作儿女的父亲】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