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里活的新英雄主义

2080 期(2004 年 7 月 4 日) ◎ 真情真性 ◎ 吴浩然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心狂野Wide at Heart》的作者艾杰奇说,每个男人心底都有一种共通的英雄意识,就是渴望参与一场惊天动地的战争、经历一个冒险犯难的旅程、最好可以在旅程中拯救一位美人。我只同意一半,社会心理学告诉我们,不同的社会文化塑造出不同的英雄意识。艾杰奇的论述只能说是大美国主义低下对男性塑造的英雄意识。从他的论述,你可以看到美国是没有家的民族。他们的英雄形象,是没有妻子、没有儿女、没有家、没有根,像夺宝奇兵的Indiania Jones。

  但我们现代中华英雄也不见得有多重视家庭。虽然我们常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挂在口边,但我说过,我们是喊口号的民族。看看张艺谋的《英雄》在内地劲收二亿元便可窥一二。无论是「秦皇」— 陈道明、「残剑」—梁朝伟、「无名」—李连杰、或是「飞雪」—张曼玉,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没有家。

  从我将为人父开始,就思想父亲是甚么一回事。在我心目中,父亲永远是一个英雄。不是因为他有一身肌肉(按:父亲是七十年代的香港先生),而是他为我的成长付出的辛劳。现代男性因为工作,投放大量时间于事业,忽略了家庭。一句:「男人以事业为重」在这几十年来破坏不少夫妇、父子、父女关系。甚至塑造了整个香港文化。表面上圣化了男人的骁勇形像,实际上丑化了男人与生俱来的父亲形象。我翻看近期一些荷里活战争电影,发现由米路吉逊(Mel Gibson)执导的电影最吸引我。《孤军雄心(Patriot)》中的马森上校,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带领民兵对抗英军。但在此之前他却不愿参战,原因是作为七个孩子的父亲,他的责任是保护他的孩子,而不是国家。《军天壮志(We Were Soldiers)》中夏摩亚上校带领三百六十五名美军攻打越共,而吊诡的是在冷血的战场上,这名有六个孩子的父亲所表现出的父爱却是胜利的关键。

  卢云(Henry Nouwen)说:「这一代是没有父亲的一代。」这是想当然的,因为我们的父亲都走去追求没有家的英雄主意,却忘记男人的骁勇,始于作父亲的能耐。家庭才是塑造英雄的摇篮。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家教会】

【牧养全攻略】

【作儿女的父亲】

【交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