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香港特式

2068 期(2004 年 4 月 11 日) ◎ 交流点 ◎ 龚立人(香港中文大学崇基神学组副教授)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常听见有人批评香港人没有国民意识。我并不认同。或许,当下的问题反而是:何谓国民意识、谁人界定国民意识。坦白说,我从不觉得国内的同胞比香港人有更强的国民意识。若说香港人「拼搏搵钱」,国内同胞可能比香港人更厉害;若说香港人的移民说明香港人无根,国内同胞的偷渡浪潮何尝不是。拿香港人与国内同胞比较不是维护香港人,而是不应对香港人吹毛求疵。

  当问如何在香港推行国民教育时,我们就要问政府是否准备让市民参与政府事务,甚至执政。若国民教育只强调公民责任,而其政治权利不获承认的话,我们就不能怪责香港人受殖民意识侵蚀太深。殖民地时代,香港人被剥夺其政治权利,并被引导只专注经济生活。在一国两制下,香港人也同样被人呼吁经济生活比要求普选更重要。看来,香港国民教育之推行不可能独立于其他社会制度之外。

  香港的国民教育应有别于国内,因为内地城市并不牵涉一国两制。有趣的是,中央强调以一国看两制,但香港人强调以两制看一国。这不同观点带来政治上的争辩正是香港独有国民教育的特色。因此,国民教育的关注不一定只是一国两制的一国,也是一国两制的两制。只有如此,香港特区的身分才不会消失。

  除了以上的关注外,丽贤姊妹提出一个很重要的看法,就是国民教育是响应全球一体化。一方面,全球一体化吞噬个别文化和地区的差异;另一方面,全球一体化有助保护和推广各地文化和地区的独特性。因此,任何国民教育应以自己的本位为首,但放眼世界,承担对其他民族的责任。否则,这是一种破坏性的国民教育。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作儿女的父亲】

【交流点】

【才德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