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上学的反思

2047 期(2003 年 11 月 16 日) ◎ 人间如话 ◎ 李碧如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从小,我就会唱「读书郎」这首儿歌:「小吗小儿郎,背着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啰,不怕那风雨狂。」家里学校社会每个人都说,孩子要上学是理所当然的,谁也不会质疑为甚么要孩子上学去呢?

  然后,走进教育圈,当起人之患,这一头栽进去便是半生,从来都是理直气壮地觉得教育工作伟大神圣,并没有细想过为甚么孩子要上学,只知道,有了老师还得有学生才能构成「学校」这教育场景啊!

  直到最近,读了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写的一本书:《为甚么孩子要上学》,我才真正深刻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大江说二次大战时期,童年的他看不惯原先说天皇是神,美国人是敌人的老师,战败后脸不变色地改口说天皇是人,而美国人是朋友。于是,他拿着树木图鉴,自己天天在森林里辨认树木,他知道,只要认识树木便能靠森林过活,学校对他再无吸引力。

  直到一场大雨把他淋病了,在高烧中,他隐约听到医生跟妈妈说:「这孩子要死了」。大江在稍为清醒的时刻问妈妈:「我真要死了吗?」妈妈肯定地说:「不,你不会死。」」「假如我真的死了,怎么办?「我会再生一个你。」「但那不一样啊。」「不,我会把你听过、看过、说过、做过的事情一一教他,直到他和你一模一样。」

  一夕话之后,大江慢慢复元,他有点疑惑,很想弄清楚,究竟现在的我是原来的我,还是重新生下来学会一切我的新我呢?然后,大江忽然明白,原来所有到学校的孩子,都是要把从前的人听过看过说过做过的事情学过来:也即是薪火相传!这就是孩子要上学的原因。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环保.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