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稿:在华基督教士的反赌先锋

2037 期(2003 年 9 月 7 日) ◎ 文林 ◎ 梁鉴洪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足球博彩规范化条例草案》经过多时的争议,已经在立法会三读通过,而且马会已于二○○三年八月一日正式接受赌波投注。一个健康的、紧张与精彩兼有之的足球活动,变成了一些赌徒的赌博工具,真是可惜。从此以后,地下的足球博彩变成光明正大的活动,而且更被美化成造福社会,惠泽社群的活动。

  政府推行赌波规范化,目的是打外击外围赌波,但成效有多大尚是一大疑问之余,却在一日之内吸引了一千四百人在马会开赌波户口,似乎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那些习惯了赌外围的赌客,也许仍然继续赌外围,马会所开的赌波户口,不少都是新户口。

  一众基督教教会及团体,当然不会对这问题坐视不理,有反赌波联盟的牧者会晤马会高层人士,对马会的做法作出投诉,例如马会以五十元回赠作招徕,吸引更多人开户投注,与不鼓吹赌风背道而驰。也提出一些正面的建议,如在有关赌波的信息中清楚引明「沈迷赌博,祸害一生」。另一方面明光社的成员,也表达其反对赌波的言论,有网上文章,也有投稿到报章的,从不同角度讨论赌博的祸害。

  那边厢,政府计划于今年十月成立两间治疗中心辅导病态赌徒。而且,有些社会服务机构也开办辅导病态赌徒的课程。由此看来,认同赌博导致祸害的人,一定不止是基督徒,只不过基督徒本于上帝的教训,在社会做盐做光,因而反赌声音特强。希望更多有志之士投身反对赌博之列。

  香港基督徒反对赌博,并不是始于今天。早在一九九二年,马会计划在屯门兴建一个全港最大的场外投注中心,一众屯门区的教牧同工与弟兄姊妹便联合起来反对这个全港最大投注中心的设立。在区内做问卷调查屯门居民对赌博的态度,把调查结果和数据,拿到立法会进行请愿,其后又到港督府及跑马地马会总部请愿,也有同工发表论赌博的文章。可惜反对规模较少,马会的计划也成了无法阻档之势。

  至于,在华人社会最先反对赌博的基督徒,是一位西教士,他名叫米怜。米怜宣教士(William Miline),于一七八五年生于苏格兰的亚巴甸舒尔(Aberdeenshire)的康利特门(Kennethmont)。他于一八一三年七月四日抵达澳门,但不能在该地久留,三日后便到了广州,在该地协助马礼逊做传道工作,并学习中文。六个月后,他到了爪哇,向当地及邻近岛屿的居民派发福音书刊。其后又到了马六甲(Malacca),在此地向华人福音,出版杂志,又建立英华书院,而且写作出书,他的中英文著作不少,其中有一本与赌博有关的小书名为《赌博明论略讲》,于一八一九年在马六甲出版,书中讨论马六甲华人几种赌博方式,华人沈迷赌博的原因,指出赌博对个人、家庭、社会产生的恶果。这本小书分别于一八四○年在上海再版,又于一八四七年在宁波再版。米怜牧师可说是在华基督教士的反赌先锋。

  此外有哈安宣教士(Andrew Patton),也有反赌的文章发表。他于一八四四年十月廿二日到达澳门,在港澳二地负责教育工作,其后又赴广州开设趁所。他写了一篇名为〈有赌博六戒〉的文章,也是一反对赌博的文章。

  在上述二人之后,有卢公明宣教士,于一八五六年,将米怜的《赌博明论略讲》作出修订与再版,并改名为《赌博明论》,此书曾在福州出版。

  赌博问题,是一个历史久远的社会问题,受其害者不计其数。作为基督徒,本着爱主爱人的原则,对毒害社会的赌博活动发出反对之声是责无旁贷的。即使经过反对之后,政府仍然一意孤行,社会仍然马照跑,波照赌,也应继续坚持反对之声。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交流点】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环保.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