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悼黄永熙博士~怀念他对联会的贡献

2035 期(2003 年 8 月 24 日) ◎ 文林 ◎ 李志刚(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执行董事会顾问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黄永熙博士在最后一次退休后,于一九九七年七月返回纽约安度他们伉俪悠闲的岁月。由于年事已高,近闻他的身体已渐退化,在家中休息时间较长,直至本月四日才入医院留医。十日张福民牧师告谓黄博士已入深切治疗部,在港工作的儿媳已经返美国侍候。黄博士曾任香港圣经公会总干事,所以我们同工在早祷会中,亦切切为黄博士祈祷。可是在十四日上午九时三十分早祷会后,接到内兄杨伯伦先生电话告之,黄博士已于纽约当地时间十三日凌晨三时十五分被主接去,安返天家。随后联络到他的媳妇得知黄博士是在纽约圣路加医院安息主怀,在世寄居八十六载,并订于十九日上午十时至十一时在纽约河畔教堂(Riverside Church)举行安息礼拜。黄博士已获天诏,我们认识他的人固然感到依依难舍,但在主里更须体认上帝对他的祝福,给他各样丰富的恩赐,在上海、美国、香港各地教会所作的贡献。

  黄永熙博士是我姨甥婿黄永祺的哥哥,但我认识黄永熙博士是始于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的关系。黄博士于一九六七年由美国返港出任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总干事(后改为社长)。

而当年文艺出版社是在北京道国都大厦三楼;联会的办事处是在同座大厦的七楼,是有上下邻舍的关系。联会当年的总干事是刘治平牧师,他在上海中华基督教会广东富当诗班的时候,黄博士已是诗班指挥,可说是他的长辈。因此联会出版部邀请黄博士担任委员和编辑业务小组委员是极之适合的人选。其后本人亦获委为出版部部员及编辑业务小组委员,所以我和黄博士都是「金冠小组」、「敘香园小组」、「榕江组」三朝的元老(按当年的编辑委员会是以编辑茶聚的地方来说的)。

  黄永熙博士自一九六七年回港任职,以至一九九七年退休返美国,前后有三十年之久。期间历任基督教文艺出版社社长(一九六七至一九八五),香港圣经公会总干事(一九七五至一九八三);香港中华基督教会圣乐顾问(一九八三至一九八六);香港基督教协进会总干事(一九八八至一九九○);中国基督教协会赞美诗编辑顾问(一九九三至一九九七)。黄博士在港三十年间虽曾两度退休返美。但仍获教会重用延聘返港工作,为香港文字事工和教会事工作出承担。此外以黄博士在音乐的专长,先后在中文大学崇基学院音乐系兼任教授;任香港圣乐团指挥二十创年;创办香港华人基督教圣乐促进会、亚洲华人基督教圣乐促进会和世界华人基督教圣乐促进会,在香港音乐教育,以及世界华人基督教会圣乐事工作出很大的贡献。事实上黄永熙博士在港服务三十年中,他在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的事奉是从无间断的,并且为联会的工作付上不少的心力。他在联会曾任出版部顾问,出版部委员、编辑业务小组委员、圣乐小组组长,联会名誉董事等职。黄博士对联会的贡献计有:

  一、圣乐事工的贡献:黄博士本身已取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音乐教育学的博士学位,但早年在上海已随白俄音乐名师学习乐班和指挥,在二、三十年代早已享誉沪上。所以当他回到香港后,他在乐坛上已有崇高地位。特别他对香港圣乐事奉的热诚,为联会设立圣乐小组,带动香港教会圣乐的提升,开设训练班,鼓动各教会举办圣乐主日。而在崇基学院音乐系更培植不少的圣乐人才,成为今日教会的圣乐家。联会近年主办的葛培理布道大会、包乐布道大会均由黄博士担任指挥,参与布道事奉,事实上黄博士对联会圣乐事工的事奉是有深远影响。

  二、文字事工的贡献: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是由会员堂组成,其中有宗派教会和个别独立的堂会,所以在《基督教周报》文字的处理上特别要持平公正,以黄博士学识广博,人缘关系良好,深受各宗派教会和各独立教会的牧师和信徒的接纳和敬重,因此他对联会的出版事工都有客观的见地,使联会推动合一的工作不致受到影响。事实上他所领导的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其中如许牧世教授、谢扶雅教授、何世明牧师等人对联会文字事工的参与和支持,无形使联会周报多被尊重。

  据知黄博士的祖父黄述芳先生是香港伦敦会的传道人,他是中华基督教会元朗堂第一任宣教师,他的子女都是在香港出生,所以黄博士一生的成就和贡献,亦可以说香港教会作育的果子。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影音视像】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城市脉搏】

【交流点】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环保.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