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诗歌「唱衰」耶稣?

2030 期(2003 年 7 月 20 日) ◎ 文林 ◎ 许云芳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分析及讨论唱粤语圣诗的弊病及改善原则

  笔者因身处美国,有八至九年之久没有以广东话唱诗,重返一个同声同气的环境参与崇拜唱诗,实时的感觉是难于启齿。一部分的圣诗是熟悉的旋律,其余的是现代圣诗,不论是旧或新的圣诗,唱或听起来总有许多趣怪莫名的感觉,唱罢如有嚼蜡之感。两三年后的今天,我仍觉得如此。我们仍然引吭高歌在「唱衰」耶稣:「主痴呆(慈爱)」。这情况在以粤语唱诗的群体中已习以为常,不被视为甚么问题。唱诗—这个在崇拜中不可或缺的项目,仍然存在很大的改善空间。

  基督徒在敬拜时唱诗是教会音乐事奉中一个最实际的一项。实际意旨建基在一切有关敬拜神学、音乐理论及音乐技巧之上的应用。这里要探讨的是教会音乐最实际的一环:现今敬拜唱诗能否达到它应有的功效?为何?如何改善?这与敬拜有关吗?谁应该加入思考这问题?

  无心之失 ?

  粤语的九声调成为外语人士一大挑战:变动一个有意思的词语其中一个声调,即造成另一个不同或不通的词语,把诗词原意扭曲成另外一个意思;有人会觉得诙谐、搅笑;严肃的读者可能会感到不雅不敬。这不雅不敬虽然只是无心之失,但频频出现于以广东话唱圣诗的群体。例如把慈爱谱成「s d」唱出,听众在没歌词引导下所听到的是「痴呆」,这就是犯上「倒音」问题,不论在语文学或音乐艺术领域来说,这是一种亏损 (Distortion),亏损了创作应有的艺术价值,此艺术价值在于音乐与文字之间的完美结合(a good marriage)。然而这跟敬拜有何相干?

  唱诗是以音乐艺术为祭献予基督的一项行动

  诗歌要唱得投入,得具备几项条件,基本先要领会所唱的文字内外的涵义,再加上动人的音乐旋律,才能配称为完美的结合。圣诗具有比一般流行曲更高层次的应用:除了表达、寄意、抒发作者或歌者主观感受外,还要传扬创造者值得颂扬的一切。唱诗是向外界宣告基督是掌管宇宙世界及个人心灵的主。部分传统圣诗是为针对当时的异端教义而作成,有辩道护教之责,故采用的词汇含义都非常考究,以原文唱出,效果正如雄壮的战曲,能够振奋士气,击退恶魔。所以唱诗的焦点在于信息是否清晰无误地传达到众人心坎内,而这点亦是教会所有事工(包括音乐事工)最基本的要求。尽管高质素的音乐众多,符合圣经的诗词体裁亦不缺,但未必能生出可唱可听的圣诗。既然唱诗是以音乐艺术为祭献予基督的一项行动,领诗或指挥便不应随便选用那些有缺陷的献予上主。

  一位初加入教会的弟兄在响应问题:「为何在教会门外兜兜转转几年才决定加入教会?」拦阻他的竟然是:「忍受不了那些古古怪怪的诗歌。不过,现在已习惯了,就没甚么问题。」听罢只好哈哈大笑,打趣回答:「好吧,习惯就好了!」领袖们,在探讨怎样改革敬拜模式前,是否应注视到这个问题:「我们的信息唱出来能否正确无误地进入人心?」

  我们有限制吗?市场供应?

  传统中文版圣诗都是根据英文直接翻译的,并没有考虑到粤语九声的效果。基于诗集市场以国语为主,(香港以外大部分华人教会以国语为主要语言)粤版诗歌的市场较狭窄;因此,香港信徒唱倒音的圣诗是可以容忍的!你认为这个理由成立吗?尽管许多人赞成唱倒音的圣诗是可容忍的,我个人仍坚持要唱颂,即是要宣扬出正确无误的信息。直译的圣诗可作为祈祷或默想时提供指引,让听者在音乐旋律中思考享受与主同在。

  在香港,敬拜赞美短诗的采用已趋普遍,音乐事奉者拿来领唱或献诗的,许多都是源自台湾、星洲等地的创作或翻译作品。运用时,以为缩短节数,重复唱几句,配以现代伴奏法就是更新了敬拜模式。实际上唱出来的效果亦与唱旧式圣诗没两样。乐器鼓声大了,但会众唱的仍然是错配的组合,像上钮下扣、穿上鸳鸯袜子、口罩反面带上等不称心的感觉。限制诚然存在,但不要被这些限制拦阻本地音乐事工发展。

  谁应关注?

  若读者能对以上倒音例子发笑,你就已经有能力去改善唱诗倒音的情况。试唱〈因祂活着〉其中一句,比较两个版本中哪一个较「顺耳」:

  如果你的选择是第二个版本,你更加可以加入唱诗改革行列!领诗、指挥,司琴、伴奏乐队要注意,在外国流行的、销售量高的现代圣诗唱碟、或伴奏编曲美妙的、音乐气氛很浓厚、感人的圣诗,未必适合以粤语唱出。原因正是粤语九声与音乐旋律错配的问题。如果我们继续追随一些「唔音」的圣诗,那我们就永远找不出「为何敬拜咁沈闷!」的解决方法。

  坊间已有一些基督徒音乐人在填词创作上作出贡献。我要在这里呼吁更多香港基督徒尝试参与这项事工。首先在唱熟悉的圣诗时,提高警觉地去理解诗歌的音与字的配合,闭上眼睛,听听自己唱的是甚么。或许对一些唱了十多年的诗,我们无法辨别,可以请非信徒听听唱出的歌词,看看他们明白与否。若有需要,可以修改不顺耳或不顺口的字词,修改诗词不会犯上窜改圣经的错误!

  翻译广东歌的基本原则,采取意译比直译较为适合及有弹性。要切合适当的音程或旋律线条,保持原文重要的元素。例如:复活,要放于相同的音程,如m m;若原文的音程是m s,可加装饰音或转音于两字之间,例如m s f m 。修词关乎到填词和译词两个独立的范畴,有兴趣的读者可透过工具书的辅助,加以实习。个中细节,并非本文主旨。这里只盼望唱广东话诗歌的信徒能提高洞察力。

  「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箴廿五11)把这句:「亚黄发达有佢因由」说成「亚黄发达有佢隐忧」,若出自外国人口中,我们会一笑置之,或好意纠正。但长期出自我们口中,就必定要接受语言治疗。现代的学童要修读英语拼音(Phonic);现代的唱诗者和领诗者都同样需要学唱正确的粤语圣诗。让这唱诗文化踏上轨道,否则,我们不能批评会众「唱诗不投入」、「未能口唱心和」,因为他们不愿意继续唱一些「唔音」的圣诗!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羊圈守望】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教会今昔】

【文林】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城市脉搏】

【交流点】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环保.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