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难题:历史耶稣拼图策略

2025 期(2003 年 6 月 15 日) ◎ 神学纵横 ◎ 井夫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历史耶稣的研究有如一个雕刻大师要重塑耶稣的雕像,摆在他面前的是好几幅从许多拼块所砌成的人像拼图「正典福音书」,它们皆声称是从耶稣的真实绘像制成的拼图,但好些地方出入颇大。仔细地看,更发现一些拼块有被改动过的痕迹,令人怀疑拼图者可能曾改动过原始的拼块,甚至一些拼块根本可能是由拼图者自己造出来的。其中一幅与别不同约翰福音,像是印象派(Impressionist)的作品。最近又找到一组零零碎碎未经拼合的拼块「多马福音」,亦声称是同一位人物的肖像。要进行如此艰巨的工作,有何策略?

策略甲:先鉴别,再拼砌,宁缺勿滥

  从十九世纪直至现在,许多人认为由于我们未能肯定手上几幅画像的组成部分(即每一片小拼块),是否真的出于原来的绘像,因此就不能够天真地企图藉这几幅制成品重塑该人物的雕像。他们仿照笛卡儿所建构的一套获取真确知识的方法论:先建立不能推翻的基础,然后再在其上建立稳固的知识。这模式主导了过去近两世纪的历史耶稣研究,叫研究者都例必先行决定个别拼块的可靠性,然后再砌其画像。立论激进的Jesus Seminar固然采此方法,过滤出一位不谈末世的耶稣;但立场偏近传统的学者亦不乏采此道者,例如跟Jesus Seminar南辕北辙的著名天主教学者John P. Meier,在其巨著A Marginal Jew的卷一中,用了几近半卷书交代他用的材料和方法,其中提出了五个较重要的过滤原始耶稣资料的原则。首四个是传统的过滤原则,包括:尴尬原则(愈使后期教会尴尬的资料愈可靠),断层原则(愈是与旧有的犹太教和后来的教会无关的数据愈可靠),多重印证原则(愈多在不同来源出现的数据愈可靠),一致性原则(与其他由先前的原则过滤出来的数据一致的数据)。第五个原则与前者稍为不同:愈是与耶稣被拒绝及被杀的事实相符的资料愈可靠。

  这类方法是先鉴别出个别的数据,然后再找出与其一致的其他数据,合成一堆堆的数据组。每一片数据都必须经过细心挑选,宁缺勿滥。问题是,我们真的可以不先存任何有关完成图的假设,而仍能鉴别出个别可靠的拼块吗?经过多翻尝试,愈来愈多人对此不表乐观。正如Albert Schweitzer在上世纪初作出的评论,研究者所找到的耶稣原是研究者自已的投影。在八十年代初期,已有学者提出新的方法。A.E Harvey指出研究方法渐已由过去注重判断某一话语是否耶稣所说过,过度到关注整个记载所呈现的印象。

策略乙:植根古代,提出模型,批判求证

  有些研究者质疑以上的方法。曾着写三册ICC马太福音注释的Dale C. Allison指出,按常理说,细节较概括的印象更容易被弄错。倘若福音书里一系列清晰的末世论主题竟然都是被复活信仰所扭曲的结果,则福音书根本就不能提供未经复活信仰洗涤或扭曲的历史耶稣数据,我们亦无数据可进行历史耶稣的探索,只能安于无知。套用上面的拼图比喻,假如四幅完成图都把历史耶稣绘画成另一个人的模样,那么我们怎能再期望组成这些画像的拼块能帮助我们重组出真实的耶稣肖像呢?显然,我们需要另一个策略。

  Allison认为我们既然能从福音书中勾划出一系列鲜明的末世主题,福音书有视耶稣为先知的记载,而末世先知在第一世纪前后存在,那么采取首先由Schweitzer提出的末世先知模型作研究的模型是合理的。若从这模型出发能够帮助我们统合其他数据,则这模型的说服力便愈来愈强,其解释能力将印证其正确性。与此相符,N.T. Wright认为任何对耶稣的解释必须回答五个问题:一,这位耶稣如何可以植根在第一世纪的犹太宗教及社会?二,耶稣的目的是甚么?三,耶稣为何被杀?四,教会如何及为何出现?五,为何会产生现存的福音书?Allison及Wright都没有从个别被鉴定为真的数据开始其历史耶稣的建构,而是从一个由第一世纪的历史提供的研究模型开始,再从历史、文化诸角度检讨此模型的历史可能性。

  用砌图策略来比拟,策略甲从个别拼块开始,将相关的先砌成一堆,积少成多,由内而外。策略乙则先搭建好边围,再处理中央的细节,由大至小,由外而内。砌图高手常常同时采用此两种策略,历史耶稣的研究也许亦会朝此方向发展。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牧养事件簿】

【有梦人生】

【交流点】

【市井心灵】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信息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