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制度的重要性:俄国的例证

2024 期(2003 年 6 月 8 日) ◎ 真情真性 ◎ 关启文(香港性文化学会)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一些当代学者攻击家庭制度,认为这种制度既多余,又限制人的自由,所以是可以取消的。这种言论其实并不新鲜,以前已有人提倡这种思想,甚至实行出来!例如在俄国革命初期,共产党就蓄意破坏婚姻与家庭制度。他们也提倡自由性爱(Free Love),并美其名为「一杯水」(Glass of Water)理论是:如果某人口渴,他用甚么杯子取水解渴都不打紧;同样道理,性欲也是先天的,只要能满足性饥渴,用甚么方法都没有分别。于是共产党的法律,并没有保护婚姻制度,只提到男、女双方为了满足其欲望可以自由「结盟」(Contract);至于维持「盟约」的时间,可以是永远,亦可以一年、一个月、一周,甚至只有一夜。一个人可以任意结婚、离婚多次。「结婚」不必登记,若要离婚,丈夫或妻子也毋须通知对方,单方面决定便可以了。重婚或多婚在新订定的条款里也被认可。婚前性关系受到赞扬,婚外的性关系也被认为是正常的,若「搅出人命」,公立医院可随时为市民施行堕胎手术。

  这种社会对性解放人士来说应当是乐土了,但实际上的后果是怎样呢?几年之内,一大野孩子涌现,成千上万的人,尤其是少女,被毁了;离婚和堕胎的数目急剧增加。多婚制度下的夫妻,彼此间的怨恨与冲突迅速增多,心理失常的人数也快速上升。国营工厂的工作情况怠惰不堪。这一切变化成了苏俄的真正威胁,整个结果是那么骇人,迫使政府不得不改变政策。后来政府宣布「一杯水」理论是反革命的,不得再加以宣传,官方重新推崇婚前的贞洁与婚姻的神圣。一九四五年以后,除非母亲的健康情况有问题,或是类似的情况发生,否则堕胎一律禁止。离婚的自由骤减;一九四四年七月十四日政府再颁布法令,使得大部分公民不可能随意离婚。到了后期,恶性循环的现象才告终结。

  著名社会学家索罗金这样回顾整个过程:「从一九一八到一九二六,当性自由受到鼓励时,苏维埃政府简直就是颟顸无能,俄国无法在积极的重建工作上获得太多的成就,也无法推动文化的成长。圪一九三○年以后,当遏制性自由的工作大致完成时,政府无能的情况开始了转机,建设工作获得动力。工业化与经济的成长、建军、学校、医院、研究机构的迅速发展,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兴起。」

  家庭制度每天都在发挥它的功能,我们已视为当然,不会注意得到。但以上的例子显示,当它被摧毁时,它的重要功能反而被凸显出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牧养事件簿】

【有梦人生】

【交流点】

【市井心灵】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信息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