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苦难者编织一个梦

2023 期(2003 年 6 月 1 日) ◎ 有梦人生 ◎ 龚立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简称「沙士」)的出现迫使我们面对生命的本质,就是重新体验生命基本上充满不肯定,也非我们可以全然控制。在「沙士」经验下,生命的不肯定性透过死亡来表达。到目前为止,因「沙士」而死的人数已有二百多人。若死亡本身就是震撼的话,「沙士」更进一步激发死亡的震撼力。有别于癌症的病,「沙士」的死是一种不能被陪伴的死;有别于交通意外,「沙士」的死是更意外,但比交通意外更接近。

  此刻,我们慢慢体会生命与死亡、相聚与离别是银币的两面。然而,这份体会并没有令我们对生死豁达,反令我们对生死更无奈。当听到有身边的朋友本是健康,但却无缘无故染上「沙士」并离世时,我们不服气。当听到染上「沙士」的病人向他们的家人说「不要来看我,因我不想你们受感染」时,我们不服气。当怀孕的母亲正欢欢喜喜预备孩子出世时,一个无法解释的原因却将欢笑变成悲剧。看着快离世的母亲和独自留下抱着孩子的父亲,我们不服气。生命实在太突然、太没有逻辑、太不近人情了。然而,当稍为将眼目转离香港时,我们发现香港并不是世界悲剧的核心。原来,世界上因饥荒、战乱或传染病而死的人比香港多的是,甚至他们的际遇并没有可改善的迹象和可能。提出这些事不是要令我们好过一点。事实上,对亲朋染上「沙士」而离世的那份伤痛是不可量化,也不能比较。但不同地区无辜者的死却使我们知道我们绝不是孤独又无助地承受生活中一切的伤痛,因为有很多人为我们不服气,甚至努力改变我们的命运。这是为何在流泪和无奈,痛苦与死亡中,我们仍可说出感恩的话。刘永佳先生的遗孀说,「我好想借此机会多谢他们,我知道医生护士都因为拯救不了我的丈夫而好难过,我知道他们都好尽心好尽力去救他,虽然到最后他都是死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专题专访】

【联会活动快讯】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开卷有益】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牧养事件簿】

【妹头记事簿】

【余Sir信箱】

【有梦人生】

【交流点】

【生命道场】

【市井心灵】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Q版校园】

【信息年代】

【漫画Te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