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后SARS时期的领导危机

2023 期(2003 年 6 月 1 日) ◎ 交流点 ◎ 胡志伟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沙士」危机,不单反映本港管治文化的官僚习性,因循守旧,各自为政,未能为了大局而放下本身利益,更暴露了所谓「问责制」的设计失陷。由于局长要问责,于是在新的特区管治文化里,非典型肺炎爆发初期,这只是卫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长杨永强的职责,其他局长及部门自然不敢过问及支持;待政府极度重视,由特首董建华亲自统帅,所有部门皆要「落水」,但分工与权责仍然不清;未能因应事件进展而作出整体部署及迅速行动。政府完全处于被动响应,未能同时开拓新的议题,于是传媒效应就集中于每天感染人数与死亡数目,其他相关事情如沙士死难者的支持关顾就忽略了;及至媒体关注,林郑月娥等女高官及工商界等,才成立基金。又如民间不少团体自发抗炎,政府官员却「抢镜」做「清洁骚」,未能使民间力量透过媒体报道而扩散。好像「网络关怀行动」或其他支持病患者及医护人员的工作,充分暴露政府官僚习性甚浓,当其他热心人士或团体「急市民所急」之时,某些官员及部门任何时候皆按本子办事。

  沙士危机的突如其来,确是叫人措手不及;港人很难期望凡事「一步一步行」的董建华及有关官员等可以当机立断,以快打慢,解决眼前难题。身处危机中,领袖要敢于打破旧有思维与沿用办事程序;在「时不我与」的困局下,领袖根本不容有太多时间开会逐样大小事情慢慢商讨。领袖需要果断地因应时势作出明快的决定,即或没有任何一项选择是最完善的,领袖也要背上一定的风险,作出对策。危机从来不会呆等领袖细心思考,慢慢处理;须要领袖当下速战速决。此次灾难反映董建华及部份官员「果决不足」,未能满足危机领导的要素之一。

  突发的SARS危机,不单凸显董建华的领导无方,疫后重建将考验特区政府管治的威信。不少人看「拥董」,或「倒董」已不是问题所在,我们已进入「后董时代」,或「非政府」主义,不再对政府施政有任何寄望。SARS一役,证明港人质素甚佳,相反地政府的表现是不济;而民主进程必成为港人重新思考与讨论的课题。谁要为 SARS 问责 ? 失职的官员毋须向市民交代,我们的制度出了甚么问题 ? 问题丛生的制度是否不能改进 ? 后SARS时期,港人将会把一切矛头指向政府,而政府官员倘不认清民情,管治的危机较 SARS更为严峻!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专题专访】

【联会活动快讯】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开卷有益】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牧养事件簿】

【妹头记事簿】

【余Sir信箱】

【有梦人生】

【交流点】

【生命道场】

【市井心灵】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Q版校园】

【信息年代】

【漫画Te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