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无用,何妨刚愎自用

2011 期(2003 年 3 月 9 日) ◎ 影音视像 ◎ 小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播映完的电视剧〈九五至尊〉一剧,令不少人对满清皇朝最为人争议的皇帝—清世宗雍正产生兴趣。其实古今史家早已对雍正帝的生平产生较大的好奇心,主要有二:一是他由康熙继承王位的正统性;二是其继位仅十三年而殁的可疑性,无论是历史学家或小说家,都就以上两者大造文章。

  单从政绩而论,雍正确是一位大有作为的皇帝:康熙晚年魄力、心思大弱,又为众皇子的夺权纷争殚精歇虑,政治上其实已经开始走下坡,所以他留下给雍正的是一个烂摊子;而雍正给乾隆留下的,却是一个有充裕的物质基础、廉洁的官员队伍和清明的吏治环境。

  毫无疑问,他是一位勤政之君,他进行的政治改革,令当时遗害民生的贪渎、滥权的问题得以澄清,人民的赋税亦得以减轻。这些,就连卸任在即的中国总理朱镕基亦曾以其为借镜。

  若单从人心论之,雍正确远远不是他的政敌八阿哥的对手,人家被称为「八贤王」,而他就称为「冷面王」,可见一斑。你亦因此而知,对于这个政敌满天下的雍正帝,当皇帝绝非想象中快感的事。无论他的用心何等良苦,处事何等机变,只要在下的随处散布机弄,白的可描成黑,黑的只会出乎意料地描的更黑。

  大事之成与不成,有时真难于当世作评论。雍正于当时可谓得不到大部分人的支持,但刚愎自用的他,仍能凭着信念,成就惊天毅业,就这一份「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勇毅,确已叫人敬服。

  作为基督徒,我时常都要戒绝于刚愎自用—要听圣经的教训,要受导师、牧师的教导,也要备受各界弟兄姊妹的不同意见(甚至指控),诚然明白,这些意见都是出于爱心,都是暖人心肺的关心。但我想,总有过这一种情景:在一些没有黑白界线之处,不同弟兄姊妹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领受,对你的言行举止亦有不同的印象看法,你会接受不同的意见吗?你又会选择接受哪些意见?或许我们总会遇上这种烦恼。

  我又未必能有这么大的恩赐,当祈祷求问神时,会有明确、非常的指引,所以我会困惑;更可怜的是,当我感觉神正有指示该这样那样行时,别的弟兄姊妹又有别的看法,怎么办?是我领受错了,还是对方看差了一皮?两者皆不敢否定,更不敢肯定,怎么办?世上许多许多的伟人,不少都是力排众议而最后得到成功的,我是基督徒,知道弟兄姊妹应该彼此守望,但不代表我就应该唯唯诺诺,别忘记每个人对信仰、对人事都有不同的体会,别人的良药,未必我就适合服用,为何我不敢力排众议?为何我不敢在神里面坚持自己所行之正确,怨就只怨这个并非黑白清晰、泾渭分明的世情。神没说过解决问题只有一个方法,也没说过唯独那个意见「听者得救」。更何况我明白,相对于万事畏首畏尾、左顾右盼,我敢相信只要我们在神里面坚持信念,神更会祝福!在众多世情中,我们未必有属天智慧,我这一刻不知道自己每个决定孰对孰错,我只知道在此中我若能信任自己,更信暗中照顾的神,何必顾虑?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息息相关】

【黄金岁月】

【画中有话】

【人间如话】

【诚心所愿】

【文林】

【联会活动快讯】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影音视像】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真情真性】

【牧养事件簿】

【有梦人生】

【交流点】

【市井心灵】

【才德女子】

【大丈夫作风】

【信息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