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腹生儿神乎其技!

2001 期(2002 年 12 月 29 日) ◎ 教会图说 ◎ 浩然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广州博济医院是西教士在中国最早建立的一间医院,成为将西方医学医药传入中国的先驱。从博济医院发展历史所见,当年的医生使用西方最先进的医术去医治病人,可谓活命无数,华人病者甚受嘉惠。《点石斋画报》曾有「剖腹生儿」新闻一则,载谓:「西医治病颇着神术,近数年来华人见其应乎奏效,亦多信之。粤垣筑横沙某蛋妇,身怀六甲,至临盆时,腹震动而胎不能下,阅一昼夜,稳婆无能为计,气息奄奄,濒于危矣。其夫曰:是宜求西医治之。其夫遂驾舟载妇至博济医院,适女医富氏因事他出,男医关君见其危在旦夕,恻然动念,为之诊视。谓儿已抵产门,只因交骨不开,故碍而不下。若剖腹出之,幸则犹可望生;不幸而死,亦自安于命而已。其夫遂为侥幸万一计,听其剖视。医士施以蒙药,举刀剖腹,穿其肠,出其儿,则女也,呱呱而啼,居然生也。随缝其肠,理而纳之腹中;复缝其腹,敷以药,抚之安卧。数日痊愈,妇乃将儿哺乳以归。如关君者真神乎其技矣。」

  从「剖腹生儿」一文所见,在博济医院早于一八三五年间开设,西方医术经过四十多年的传播,但未多被华人普遍接受,至今「亦多信者」。可见当时华人对于西医并不接受,由于近数年有见医病的奏效,才慢慢得到接受。所谓广州省城之有筑横沙蛋妇接受「剖腹」,显然不是偶然的事件。原因蛋民是水上渔民,日常生活在船艇,与岸上居民生活回异,亦甚少来往,特别蛋民知识程度较低,对西方事物认识不多,个性最为保守。蛋妇的丈夫在蛋妇命危旦夕之际,苦无所思,而能想到求助博济医院的西医,这不但他个人对博济医院的医术有所信任,以及认识西人医生的可靠。在此更可以理解到当年的西教士,或是医药教士已在海面有蛋民的布道工作,否则这位蛋家丈夫不会想起博济医院是求医活命的地方,而且他亦不可能「驾舟载妇至博济医院」。

  在男医关医生诊断之下,认为非要剖腹不可,在生死抉择一刻,显出了蛋家丈夫对西医的一种信心,决定「听其剖腹」,这种生命交托的信赖,足证西医在广州医药传教已有很好的见证。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画中有话】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梦想的萌芽】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事件簿】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