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问题的机遇与挑战

1991 期(2002 年 10 月 20 日) ◎ 教会之声 ◎ 罗杰才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医疗问题,是政府和教会当前一个明显的挑战。说是政府的挑战,相信必无异议。因为随着人口老化,慢性疾病的人口不断增加,医疗成本持续扩大,但要降低医疗服务的需求和标准,却又难以推行。将费用转介市民或进行医疗融资,偏偏又遇上经济低迷,政府威信不足的困扰,难怪有人指新任医管局主席梁智鸿医生所肩负的是「不可能的任务」。

  相信政府已经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和急切性,梁智鸿医生「临危受命」后在九月初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要替医管局开刀救命」,便知道今日装潢华丽的医院里面,其实是病情四伏。但梁医生如今不是在手术台上开刀,而是替整个医疗问题动手术。他所面对的挑战,是有目共睹的。

  为甚么医疗问题也成为教会的挑战呢?这方面可以从现实与利益去讲,也可以从使命与角色去讲,更可以从机遇与挑战去讲。先说现实与利益,医疗问题既影响全港市民,基督徒当然也是受影响之列。若然我们任由医疗问题恶化,不单是对社会的关心不足,也是对「教友」的利益忽略,而最终也会增加牧养和传福音上的困难。正如沙漠化了的地方,我们的花园也难逃厄运。

  至于使命与角色,教会作为耶稣基督在世上的代表,责任就是彰显上帝的公义与慈爱。因此,教会的使命与角色就是作世上的光与盐。况且医疗问题触及的是生命中最深入、最根本的需要~生命、健康、尊严、爱。教会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如前所述,由于人口老化,慢性疾病的增加,令医疗成本不断扩大,这是任何政府都感到难以应付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医疗的目标仍然要有正确诊断、合理治疗和爱心照顾。而现代医疗已经肯定「全人医治」的价值。因此,医疗工作亦不再只是医生、护士、或专职医疗人员的责任。院牧和探访义工在医院中的「心灵关顾」,明显是合乎医疗的目的,而这方面亦正是教会最能提供帮助的地方。

  要说机遇与挑战,也就是当前的处境与局面,因为所有公共政策都要有一定的社会因素才会产生。例如六十年代政府大力推行普及教育,就为教会提供了一个「透过学校、传道服务」的机会。八十年代社会需要小区服务,教会又因此承办了一个又一个小区服务中心,而这些地方又成了另一个「传道、服务」的场所。

  但跨进二十一世纪,医院将会成为另一个更重要的「传道、服务」的场所。原因是医院会改变以往的作风和观念,主动邀请更多人加入医院的关顾工作,理由是这样可以减省资源、提高服务质素,并且配合现代医疗「全人医治」的理念。然而,作为一个公营机构,医院不可能只接受基督教的院牧服务。换言之,现时由教会所开拓和承担的基督教院牧事工,将要面对重大的挑战。

  概括而言,挑战有下列方面,一是对院牧及探访义工的质素要求更高;二是对院牧及探访义工的数量要求更多;三是基督教院牧及探访义工必须学会怎样与其他宗教及非宗教的人士共处一院,互相合作。然而,若缺乏了教会的投入与支持,面对以上的挑战,可谓必败无疑。因为面对全港的三万张病床、六万多医护员工、数以十万计的病人家属,现时不足一百的院牧和数目依然有限的探访义工,肯定是应付不了。质提量举、量大质高,质与量能互相影响的道理人人明白。因此,若要提升医院的关顾事工,教会的参与是唯一的途径。事实上,医疗问题的挑战,也是教会的挑战。

  正如所有的社会议题,不论我们是不愿意,是否准备妥当,一旦提了出来,我们就得响应,医疗问题也是一样。如今医疗改革已是势在必行,只是教会是否注意到这个问题的迫切性,并且愿意承担与响应挑战。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梦想的萌芽】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事件簿】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