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子何辜

1988 期(2002 年 9 月 29 日) ◎ 亲密家庭 ◎ 张甘慕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记得有一次,小息时,有两个学生走来向我告密。原来班中有一个同学,专门帮其他同学做功课,并收取五角钱一次作酬劳,我不太相信,于是展开调查。

  我得到进一步的资料,原来那个学生代人做的功课是「报章剪辑」,只要把新闻剪下,贴在A4 size 纸上,然后写几句自己的感受,再加一个标题便是了。以我记忆,这学生的字体是不错的,以他的精明,去模仿其他同学的笔迹,应该不难,特别是这类三数十字的个人感受或短评,老师的确不易发觉。

  掌握足够的资料后,我便「采取行动」,叫他放学后留下。首先,我要证实代同学做功课这件事是否真确?他点头承认,双眼开始泛着泪光。

  「为甚么?」我问。

  「因为我希望多储一点钱。」他声量很细。

  「妈妈没给你零用钱吗?」

  「有,但我不敢向她多要,她常说赚钱很辛苦。」

  「你要那么多零用钱干吗?」

  「下个月邮局将发行一套新的首日封,我很想买,但不够钱。」

  这是一个较特别的个案,我应冠以他甚么罪名去惩罚他?骗财?贪财?都不对,他是有付出劳力的,只是用在不正确的途径而已。于是,我教训他:「你犯的错是纵容了懒惰的同学,使他们失去了学习思考的机会,还误以为金钱真的可以操纵一切。」最后,我没有惩罚他,只叫他回家好好反思。

  那天晚上,凑巧两个女儿在翻阅她们的集邮簿,我灵机一触,问她们有没有相同的,可以送一些给我。

  「妈咪,你也集邮吗?」女儿问。

  我把在学校发生的那件事向她们和盘托出。

  「你准备把邮票送给他?」四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质问我。

  「其实,叫他代做功课那几个犯的错更严重,是他们先用金钱去利诱人的。」

  我捧着女儿们给我的邮票,去到课室,向他们宣布一个新的「奖励计划」,凡是默书九十分以上,功课甲等,没有被其他老师投诉的同学都可以获赠邮票一枚。结果,第一个向我索取邮票的,正是替同学做功课的那个小子。

  很多青少年人,年纪太轻,是非对错难以判断,实在需要教育工作者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正确的辅导。我相信,我处理这件事的方法,比重重的罚他一顿来得更有效。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梦想的萌芽】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事件簿】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