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有梦

1978 期(2002 年 7 月 21 日) ◎ 梦想的萌芽 ◎ 巧儿 (howyeehk@yahoo.com.hk)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那天,立人兄寄来电邮,建议辟一个以「梦」为主题的专栏,我欣然接受,差一点不好意思告诉他的是:「 你找对了人,造梦是我的专长!」积累了数十年的造梦经验,我乐意为它(她?他?)欢呼! 梦不局局限昼夜, 不囚困于空间,当然也与年龄无涉。

  记得,小时候,居住在黄大仙的旧式徙置区,六十尺的斗室住了一家六口。当夜班机器工人的爸爸,白天要睡觉。 睡不好,不但影响生计,心火气燥起来,我们还会无端捱骂受揍,于是,母亲经常把我们四只哗鬼,赶到长长的公共走廊去。

  我最喜欢倚着长廊,发自己的白日梦。小小的脑袋经常一边造梦,一边思考大大的问题。

  当年,没有高楼大厦的遮挡,我们可以轻易远眺塞拉利昂。 最常造的梦是把自己幻变成山间的野鹿,在林中奔驰(香港不是鹿生长的地方? 管他!反正是白日梦!)梦想跨过高山,看看远方的世界。 山的背会是甚么样的景象? 是不是也有一个和我一样,望着山,造着梦的人?

  有时候,抬头望天看云,一呆就可以呆上个多小时。自己飘浮在白云之间,俯瞰大地, 不愁不闷,自由自在。

  唏!我在云端看世界,谁又在云端之外看我呢?

  无边无际的云海,为白日梦提供了一个神奇的舞台。人、物、鸟、兽、山、河、平原、峻岭,你要看的话,通通可以轻易在云海里寻看得到。云海里有变幻的万象,云海之外,究竟还有没有更奇妙的天地? 我呢?在这茫茫的天地间,我又是甚么?

  没有答案,这些大问题,随着不停的梦,由远远的从前一直思考到当下的现在。

  可以肯定的是,第一次遇见天父,聆听祂的声音,不是在甚么庄严神圣的大教堂,倒是在当年望山看云的白日梦里。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梦想的萌芽】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事件簿】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