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家人

1978 期(2002 年 7 月 21 日) ◎ 文林 ◎ 小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过去几天,太太外游,独留自己在家中五日。说实话,起初知道太太将要外游的消息时,内心不无兴奋,甚至开始盘算一下这五日「无王管」的丰富节目;但事实却是:到她真的离开自己五大日,而我又并不如自己想象,如此这般的节目丰富时,每天对着空空的家门,没有等我回家的人,也没有我要等回家的人,伴着我的就只有骑呢大状苏永康和皆大欢喜的好姨,那种孤寂的感觉,使我提不起兴致去找寻我原本想象中的丰富节目。

  那几天,我时常憋在家中,心境就彷如一只笼中鸟,一旦有日自由了,却惘然不知可以飞到哪里。(请别误会内子,她平日并没有把我管得死死如「笼中鸟」,这只是一个比喻!)就是出外,虽然不知道有何节目,也仍不大愿意回到空空老巢,因为知道将暂时没有等我归家的人在里面等我。原来,无论你是一个在家中等待家人回家的人,抑或是一个被别人等待回家的人,那都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等待,是爱的表现。这当然不是泛指平日正等待你开始会议的公务式之等待罢。未成家的,爸爸妈妈每天等你回家;成了家的,夫妇儿女等你回家;甚至反之亦然,当你等待某人回家时,尽管他/她回来时并没有十分感谢你对他/她的等待,你仍是庆幸:他/她回来了。

  我想还有一位,比我们更不放心家人未回家的,就是在天上的父。因为祂的爱比我们更广阔高深,而作为祂儿女的我们,又只会比我们所等待的家人更混账,更值得父神担心。

  张晓风女士的小说《潘度娜》,文中述说一位科学家成功地「制造」出生命,把这「新造的人」交给男主角。当男主角再见他时,他正在疯人院的后花园,命令炸酱草生长。

  他疯狂了,因为当他能制造一个生命时,就好像代表他已经成为上帝,但成为上帝的游戏并不好玩,结果他只能进到疯人院,并诉说自己感慨「人类以上已经空无一物」的悲哀!

  原来这是多么值得悲哀,当人类时常自诩为万物之灵,而又坚信世上没有神时,这不啻把自己赶入绝路!因为这代表,在茫茫苍穹之间,在人类之上,已经别无倚靠、别无信赖。在茫茫人海浮沈过后,否定了天国,否定了那位等了你一辈子而仍然很爱很爱你的上帝,就彷佛回到一个空荡荡的屋中,那里没有人等你,也没有你所要等的人.......人,何苦要把自己陷于这苦境之中?

  至于我们,作为被别人等待回家的人,我们怎不应该开心?想象一下,今日我们的父神仍然在天上,等待我们回到天家共叙天伦........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时事透析】

【诚心所愿】

【文林】

【代祷事项】

【亲密家庭】

【梦想的萌芽】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事件簿】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