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王明道夫妇几件事(四之二)

1972 期(2002 年 6 月 9 日) ◎ 文林 ◎ 听雨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在王明道先生家聚会的,大概不少于七、八十人,有时还会更多些,但除了不到四分之一是老年弟兄姊妹之外,极多数是中青年弟兄姊妹,即使是已上了年纪的弟兄姊妹,也都比王先生夫妇年轻许多。我想我们这些人应该是很有福的,因为在这样的年代里,有机会在神的老仆人那里学习是很难得的。

  王先生在聚会中经常讲到自己的软弱和失败。是啊,谁又不曾软弱和失败过呢。但是王先生却不肯原谅自己的软弱和失败。他对大家讲到在狱中写「悔过书」的失败经历。那是在一九五六年的八九月间,他因为受不了狱中监管干部多种方法的「思想工作」和经久轮番的肉体及精神上的「对付」,加上同监犯人的众多恐吓,终于写下了「悔过书」而出狱。出狱后,被迫到北京作「公开检讨」。王先生说:「那时候,我虽然出了狱,但内心里却没有一点可以自慰的感觉,反而有着许多莫名的痛苦,失去了以往的平安。」王先生接着说:「可是爱我的神却并没有丢弃我,仍然爱我,借着圣灵光照我,提醒我,使我清楚地看见了自己如同彼得一样,做了一个否认主的人。为此我深深感到自己真正在神面前犯了大罪,对不起救我,爱我的主。」因此王先生立即来到主的面前,「我真诚的,恳切的求神饶恕我的罪,求神再救我一次。王先生这样对大家说的同时,他流出了眼泪,停顿良久,他无法继续把话讲下去。可见王先生真正认识到自己虽然没有违反政府任何法律,但在神面前却的确犯了大罪。所以要在神面前和人的面前,痛悔自己经不起试探而犯下的罪。王先生停顿了约两分钟以后又接着说:「我那时主要是缺少了祷告,他们几乎每天是廿四小时不停地问话;不停地跟我说:思想工作;不停地批判我;不停地「斗争」我;我实在是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与我的神交通了。与神交通,向神祷告必须要有清洁的心,安静的灵,那时我实在不能安静。与神没有交通,不能好好祷告,就必定要失败,也就必定会犯罪。这是我在犯罪的经历中悟出的道理。」

  王先生那时已经是八十六岁的高龄了,他不仅如同孩子在主父亲面前那样的为自己的罪而痛悔,他也在众人面前,甚至在比他年轻许多的青年人面前也是那样的坦白、那样的自责,一点不为自己留任何面子。这样的认罪不能不被认为是真诚的。「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因此我们相信神也必定会赦免王先生的过失。王先生接着告诉大家:「我相信神已经赦免了我。」并且他已经站起来,因为当他被迫检讨以后,仍然拒不向当权者屈服。于是经过长达一年多点时间的「批判」,「教育」,「帮助」的折磨,王先生夫妇又双双被捕入狱。直到一九八○年底才「刑满释放。」

  王先生常将弥迦书第七章七至九节作为他认罪悔改和得到神赦免的凭据:「至于我,我要仰望耶和华,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应允我。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我虽跌倒,却要起来,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光。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祂,直等祂为我辨屈,为我伸冤,祂必领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见祂的公义。」王先生在聚会时将这段经文背给大家听。

  感谢神,祂告诉我应当时时靠主,「要在基督耶稣的恩典上刚强起来」(提后二1)。在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忘记祷告,一旦跌倒失败,就要尽快,勇于认罪悔改,重新回到神赐恩宝座前来。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