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与乔布

1972 期(2002 年 6 月 9 日) ◎ 文林 ◎ 曾维州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六四」和端午节很相近,这两个日子都有一个共同的意义和情怀,就是「爱国」。「六四」是纪念八九一班在天安门为爱国民主运动而牺牲的人,而端午节就是纪念一位战国时代的「爱国诗人」屈原。

  屈原生于战国时代(大约主前三百年),当时中国真是「七国咁乱」!屈原是楚国楚怀王的「三闾大夫」(当时廿五家为一「闾」),屈原就是掌管王室三个宗族的长官。他深得楚怀王的信任,经常共商国事。后来,被同级的大夫妒忌和陷害,被怀王疏远,甚至将他放逐。不久,怀王再次起用屈原,但可惜为时已晚,怀王不久被秦国杀害。楚襄王继位后,屈原再次被贬、被放逐至江南,从此不得再返皇都。在两次放逐之时,屈原作了很多首诗辞,包括有《离骚》、《九歌》、《九章》、《天问》、《卜居》、《远游》......等,其中充满了很多绝望的哀歌。

  屈原是一个极之注重品德修养的人。他原名「屈平」,父亲希望他能够成为一个平正光明的人;当时的读书人都希望在才学和品德方面有好的修养,以致他日能够用自己的才学辅助君王,用高尚的道德来治国爱民,令国家强盛,这就是当时的读书人最崇高的理想。屈原就存着一颗「贞忠报国」的心态来追随楚怀王,可惜为奸人所害,两度被贬放逐。由于不能得偿「忠心事主」的心愿,于是就投身于「汨罗江」之中,一死以谢天下。

  本来,屈原和乔布是很难比较的,因为他们年代、背景、文化、信仰都完全不同,但也有相同的地方,就是他们都经历两次受苦,而两个人的结果却完全不同。我们试从五方面去比较屈原和乔布,包括他们的神观、道德观、所受的苦难、结局和出路:

一、他们的神观:

  屈原的神观是怎样的呢?他对这个「天」的看法和关系是怎样的呢?战国时代,「五伦」的社会观念已经形成,一般人都是重视「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等这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屈原最重视的,就是「君臣」关系。至于人与「天」的这关系就不太重视了。当屈原被放逐之时,他曾经写了一首诗词《天问》,提到「天尊不可问」!意思是:神实在太遥不可及了,就算问也没有用的。虽然屈原曾经都怀着失落的心情去求神问卜,但都感到失望,他不满意占卜的结果!其实屈原对于鬼神,都好像一般儒家学者一样,是抱着「敬而远之,亦不可知」的心态。

  反观乔布,他是一个对耶和华敬虔正直、而且对信仰的持守极之坚强的人。虽然他无辜地一夜之间惨遭「灭门之祸」,他所受的苦肯定不少于屈原。但他仍然晓得肯定神的主权(伯一21):「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无论乔布面对亲离子散、或在身体和物质上遭受甚么打击,都不能移动他多年来对神那分深厚的信靠。他身边的「未亡人」-他的太太甚至耸恿他弃掉神、死了罢!但乔布却严厉地责骂她(伯二10):「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么?」他深知道原来我们信主的并无特权:可以因为信了主而一帆风顺、无灾无病,否则便会有很多人因为这些「着数」而假意相信,正如昔日那些经过五饼二鱼之后而跟从主的人、又或者好像香港五、六十年代,很多人因为教会有奶粉派而信耶稣一样。乔布在上面的两段说话中已经反映出:他纵使陷在极度的苦难之中,他仍然对神忠心和顺服。屈原对神是「敬而远之」的,神和他是没有甚么关系的,但乔布因为和神有好的关系,以致他的信仰是经得起考验的。我们和神的关系又如何呢?

二、他们的道德观:

  屈原和乔布都是追求道德完美的人。在战国时代,楚国人民普遍都相信鬼神,但知识分子的宗教意义,一般都比道德意识弱,即是说:读书人注重道德多于注重信仰的。战国时候,诸侯各据一方、你虞我诈、社会风气败坏,屈原自幼已经知道:要以忠信为做人之本。为了这个信念,他就算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这就是屈原人生最高的准则。但当他眼见社会上,这标准失落,而他又不能再效忠于楚怀王,他的意志就完全崩溃了!

  至于乔布,圣经三次称赞乔布「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神又两次称他为「我的仆人」。(约一1,8;二3)原来乔布在他的道德、行为以外,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就是他与神的关系,这就是他在苦难中之充满盼望的秘诀。

  乔布的痛苦,迫使他重新检视对神的态度和传统「赏善罚恶」的信念。因为当时的人认为:人之所以得到神的好处,是因为人做得好;一切的苦难都是由于神对人犯罪的惩罚。但乔布后来发现神无限的智慧,并非有限的人可以了解的。屈原就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修身,他所要求的就是道德方面最高的境界;但当人面对苦难的时候,「道德」是无能为力的!但如果他要提升至信仰的境界,就必须要让神介入他的生命之中,才可以克胜苦难。

  让我们来反省一下:当我们面对苦难的时候,我们有否让神与我们一起度过?抑或会用自己的道德来和神讨价还价呢?「神啊:我那么好人、我那么虔诚、时常返教会、做这么多的事奉,为何这样待我?」原来有些苦难是来自撒但,而神让它发生在我们身上,是可以使之变成祝福的,但却视乎在过程中,我们的信心如何!

三、他们的苦难:

  屈原的痛苦,是因为他对自己、对国家、对君王的一份执着。他为自己定了一些很高的目标,当他不能达到时,他就会感到很痛苦和遗憾了。他曾经两次被自己的主人放逐。不过,更大的痛苦,就是他眼见楚怀王和楚襄王被奸臣所包围,恐怕有朝一日他们会做出一些祸国殃民的事情来。在他被放逐之时,他并无因此而放荡形骸,或者自暴自弃。他积极修行,做一根「中流砥柱」,只可惜「曲高和寡」,他发现当世之人,尽都是追逐名利之辈,所谓「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而乔布的痛苦,可以分为两方面:

  (一)身体方面:他在一夜之间,由一个百万富翁变成一贫如洗;一个健康、快乐的大家庭,变成家散人亡,除了太太以外,所有亲人和仆婢都要「一笔勾销、无得留低」!甚至后来全身生满毒疮。

  (二)心灵方面:妻子的不支持、三位朋友的误解和神的隐蔽(因为神有一段时间没有出来解释他的疑问)。

  在痛苦之中,乔布情愿失去一切的财产、儿女、朋友、甚至自己的身体,也万万不能失去他的信仰;所以他在极度的痛苦之中,仍然抓住神的慈受和应许,以致他的苦难终于化为祝福。我们试想一下,当我们有朝一日,面对贫病交迫、朋友对我们误解、神又好像远在天边(其实祂是近在眼前!)我们对神的应许会否持守不变呢?抑或只是好像屈原一样,含恨而终,用死来逃避苦难呢?

四、他们的结局:

  屈原和乔布的遭遇有一点相同之处:大家都是「好心无好报」!屈原一心一意辅助君主,但却引来战友的妒忌,到头来被主人放逐,接着又重新被重用;到了「新老细」上场,又再将他再次放逐,当他好似「人球」一样「三上三落」。

  乔布一向都为人正直,深受神的疼爱,宠爱有加,乔布都问心无愧,但却引来撒但的妒忌,神竟然暂时撤去所有保护他的篱笆,让他受到严重的皮肉之苦,虽然乔布在口头上曾经咒诅自己的生日,甚至求死,但始终没有付诸行动,因为他认定生命的主权是属于神的,终于他「忍耐到底,必然得救」。撒但要挑战乔布的忠心,以为只要递夺了乔布所拥有的一切、或者加添他身体上的痛楚,他就会当面弃绝神;但撒但「跌眼镜」了,乔布虽然经过两次的灾难,但对神仍然贞忠不渝,终于得到神加倍的赏赐。

  在读《乔布记》时,我们可能会问:为甚么神在乔布全家被杀的时候,除了乔布之外,只留下他的妻子一人?原来神是有计划;借着他的妻子,让他可以再次得到十个子女,成为他得福的伏笔!如果乔布妻子死了,他就不能够从他的「元配」再次得到十个子女。而乔布的妻子因为信心不够,神要她再生十个,生二十个子女是很辛苦的,幸好神没有要她再生二十个,否则都几辛苦!

五、他们的出路:

  当屈原受到屈辱,他就郁郁不欢;同辈之中,大多数都是追求名利的人,君主又昏庸,他对神、对「天」的认知有限,结果「有冤无路诉」;乔布将自己的生命交给「赐生命的神」、但屈原却将生命交给「死神」!终于他自寻短见,饮恨于汩罗江之中,毁灭了自己的生命。屈原的死,不能挽救国家于危难之中,只留下一个爱国的故事,让我们每一年都有龙舟扒、有粽子吃!乔布虽然受到无罔之灾,三位朋友的所谓「劝慰」令到他更加难受,但乔布却勇于向神对质,要神亲自答复他的提问。其实以他和神的交情,乔布极之希望神能够直接和他对话,至少可以表示他自己的清白。屈原心中的重担是无出路的,但乔布却有机会和那位创造主诉苦,释放心中的的重担,终于神在旋风之中向乔布显现,令到乔布哑口无言、矛塞顿开,顺服在这位「大而可畏」的创造主,不会再自寻死路,重新接受一个新生命的安排。由此可见,一个有信仰的人和一个无信仰的人,当他们面前患难的时候,在态度上是不同的。其实,信仰不一定能够解决或解答到我们所遇到的所有难题,(因为纵使你知道答案,亦无补于事!)但信仰却可以给我们有生存的勇气、和应付患难的能力!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