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忧虑(二)

1972 期(2002 年 6 月 9 日) ◎ 神学纵横 ◎ 方镇明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生活忧虑是一场攻击个人存在价值的战争:让我们举一个军事上的模拟说明这点。那些发生在前线或边境的战争,代表人受到「确定」的目标所威胁,如果这边境的战争没有扩大,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便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仍然可以保持稳定。但是,当敌人攻破前线防御,向国家的首都推进,并把首都与外界的通讯切断,这场战争就进入非常紧急的状态,因为在首都防守的军队,并不知道敌人将会从哪一个方向和使用哪一种方法攻击首都;因此他们不知道应该用何种方法击退敌人,在心理上已经被敌人的攻胜压倒,心底内的「不安全」和无奈感真是难以形容,这一种从内心深处所产生的「不安全」感就好比忧虑在人心里面的影响。由于人不确定应该为甚么忧虑(因为不知道敌军会在何时何地展开何种攻击)和作出何种适切的响应,他个人内在的「核心」(即人格的存在价值)便会感到严重威胁。

  一般人都没有察觉到生人的(生活)忧虑是从内在产生的:很可惜,很多人并不明白(生活)忧虑是从内在产生,威胁人内在的人格(personality),当他们遇到忧虑时,便经常对自己说:

  「如果我是某某人,我的问题便会迎刃而解,我便会生活快乐了。」

  「如果我能够得到一份两倍薪金的工作,我就没有忧虑了。」

  「如果我在浅水湾有一间豪宅,我就......。」

  这些说话正表示人的可悲,因为他不单不知道如何处理忧虑,甚至不知道使人忧虑的并不是外在因素所引致的,乃是出自人的内心。如果他连忧虑的本质是内在的也弄不清楚,那么他又如何克服忧虑呢?

  如何在有限的处境和未来的盼望之间取得平衡?既然忧虑是从内在产生的,有效克服忧虑的方法必然是从个人内在而不是从外在入手,亦即是说,提升个人「抗忧」的能力才是克服忧虑的窍门。

  盼望使我们克服忧虑:我认识一位姓张的牧师,对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他在六○年代已经牧会,当时教会的待遇很低,并不足够维持一家的生计,张师母更曾两次对他说:「吃完这午饭后,家里便没有米了。」

  于是,我问他:「你觉得苦吗?」

  张牧师说:「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在晚餐之前总有人拿着一包米来探访我们,供应一家生活所需。从这些经历中,我充分体会到神是信实的,这一种体验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因此,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苦,相反,更懂得如何坚心倚赖主的供应:『坚心倚赖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为他倚靠你(赛二十六3)。』」

  张牧师的见证充分说明一个人在困苦中生活是可以克服生活忧虑的,能够克服忧虑的人必然心存盼望。这种盼望并不是一种不认识或不顾目前的盼望,相反只注重将来可能发生的事而不顾现实的处境并不能帮助人克服忧虑,这只是发白日梦者的妄想而不是盼望,这等人休想克服忧虑。

  妄想使我们被忧虑所胜:我认识一位商人,由于金融风暴,他所经营的工厂倒闭,不单一无所有,更加欠债累累,他感到非常忧虑;为了生计,家人希望他由「打工仔」做起,承担家庭生活开支,度过难关。但是他不肯接受现实,整天妄想东山复出,在严重欠债的情况下,这是没有可能的,银行和他的朋友都不愿意借钱给他,这残酷的事实使他更感忧虑,终日无所事事。这位失败的商人并未能像张牧师一样,提升内在「抗忧」的能力和智慧,在有限的处境和未来的盼望之间取得平衡。他所谓的信心并不是真正的信心,乃是单单出于人意的妄想。

  无疑,张牧师的内心却能够把今日所面对的有限处境,以及将来所盼望的美好境况之间取得平衡。虽然他在不能改变的逆境中生活了多年,但仍能在暴风雨中看到神的慈爱和照顾(诗一三九8-19),体会到现实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值得忧虑。惟有这样的人才能认识如何得着胜过忧虑的能力。他的见证与保罗在腓立比书四章十一节的话互相辉影:「我无论在甚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保罗的意思是说,虽然外在的处境并没有改变,但是因为他已明白忧虑是从内在而产生的,并且他的内心已经学会了倚靠神,在神里面得着满足;因此生活虽有忧虑,但却不被忧虑所困,因他坚心倚靠神。

(作者为伯特利神学院神学科讲师)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