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下一代

1972 期(2002 年 6 月 9 日) ◎ 余晖集 ◎ 安伯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我们这一代快要过去了,人生的黄金岁月也只在五十年间,五十年,半个世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且不要说甚么宏观与瞻望,就拿现实的情况,作一个衡量,实在是教人心寒。大家不妨抚心自问,这个世代是进步呢?还是退步?

  每一个时代的终结,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这最要紧的是衔接的问题,人的生命是随着自然的规律,一代一代的过去,可是人会走到尽头的一天,但时代的进度还在延续的,在主里唯一的盼望,只有等待主的再来。

  真是生不逢时,人都会有同一的期望,就是「明天会更好」,一代更超过一代,不只保守性的在原地踏步,而是继往开来地发扬光大,可惜的是期望愈高失望愈大。盼望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个调儿唱不出来,环顾现今的情况,教人伤心痛绝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且不要找甚么理据,就以如今所谓的青年才俊的教会同工来说,「不少」其实是「很多」,不要用甚么来作准则,就连我这个八十二高龄的老朽也比不上,且不会抬杠,随时等候这一辈的高贤俊哲交通交通。

  也真不知道在受造的未来教会领导的一群,在神圣的学府上学了些甚么,站讲台是理论、是学识,属灵的生命一点供应也没有,生活上比不信的还不如。首先谈的是待遇的问题,这怎可说是上帝的供应。假期的问题,全忘掉了传道人是二十四小时待命的。一遇到所谓逾时工作,其实教牧职事是没有甚么逾时的,可是不管是教会堂务会议,会众的婚丧会务,稍逾一点时间,就来个翌日︱补假。

  不少同道到了退休还退而不休,就是多年来主里劳苦建立了的一点成果,怕的是接班人接不稳棒,而是给他们的按时、按班、按点的工作(不是事奉)搅垮了,神学院同工请好好反省。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云彩见证】

【亲密家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牧养心声】

【男人传奇】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