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不见罢了!

1944 期(2001 年 11 月 25 日) ◎ 一个人在路上 ◎ 巧儿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配偶的死亡,最叫人难以接受的是,一个原本实实在在,与自己亲密得肌肤相接,呼吸相通的伴侣突然消失得渺无影踪。

  教会的弟兄姊妹喜欢用 :「他日天国重聚」来安慰失去至亲的人。 暂忍别离,惟愿他日天家相见,的确也曾经是我在痛苦中的盼望。

  其实,将死亡视为短暂的别离, 并非基督徒独有的见地,民间也普遍流行类似的安慰。记得,外子去世时,一位好友就曾经这样说:「他年中也有不少时间出国公干,就当他今次又出差吧! 反正终有一天,大家都是同一归宿」。

  却不知道,空幻飘渺的期盼,有时比忍痛成一快的决绝更折磨人。

  生离死别被喻为人生最大的痛苦。 离和别背后隐喻的是合和聚。那么,在世的聚合和离世后的聚合是同一样的光景吗?在世的分离, 尽管你不在身旁,但在我认知的范围内,不会怀疑你的存在。而且,我知道后会之期。 我还知道,他日的你,还是今日的你。 他日的我,还是今日的我。于是,我们会以「此情若是久长时,岂在朝朝暮暮。」作为互勉。深信,再见之日,思念的痛苦将被重逢的喜悦所取代。在世的你,是一个有呼吸气息,有喜怒哀乐,可触可及的生命实体;一个可以共同分担或柴米油盐的琐碎,或凌霄壮志的宏大,并肩携手的伙伴。我之于你,相信也是一样的实在。可是,昨天离世的你,他日离世的我,掉弃了这个有形有相的躯体,解除了柴米油盐的桎梏,放下喜怒哀乐的触动,将会是个怎样的模样?

  「我们错了;因为不明白圣经,也不晓得神的大能。当复活的时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太四29-30)天国的情况是我不晓得的。那个不娶不嫁,天上使者的你我,也是地上的你我所不曾认知的。既然,天上的你已非地上的你,天上的我也非地上的我。既然,我非我,你非你,见与不见又有何相干?思念也是无谓,盼望也是徒然!罢了,罢了,让他不见罢了!

email:howyeehk@yahoo.com.hk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圣诞】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