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痴无怨

1944 期(2001 年 11 月 25 日) ◎ 文林 ◎ 小駺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最近,香港的新闻,依然腥风血雨;所不同的,可能是多添了一股醋酸味。

  其中一宗,更叫我叹息再三-一个男人多年之前背妻另结新欢,在决定与发妻分离的那一天晚上,旧爱就为新欢送上一份见面「厚礼」-迎面一滩腐蚀液体,结果当然是:新欢容颜尽毁;旧爱啷当入狱......

  而结果也证明,爱侣为那男人所毁的容,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先前爱得要生要死,为对方抛弃糟糠妻,到意外发生,一切的爱欲情仇,就此烟消云散。只可惜男子单方面的决定并没有令这段惨事划上句号,多年后的今天,身心俱创的女事主再次到男人的寓所,矛头直指男事主的女儿;结果,又是迎面一滩腐蚀液体,无辜女儿父债子还。恩恩怨怨,实在洗不清抹不完.......

  见异思迁,祸延下一代,传媒并没有大事铺张,报纸也未曾全卖头条,由此可见这事件的份量,又或者说,是其罕见的程度并不引人注意。

  家庭问题是全家的问题。

  只可叹,许多夫妇还是自我地当成是单单夫妇二人的问题,更甚是以为只是对方出现问题,他们只知道自己,又哪有心力、胸襟去理解、明白,身边的子女所承受的重?

  只可叹,当夫妇要闹得家无宁日时,冷战得全家人如坐针毡时,或者更甚是兵戎相见如上列案件时,不知道他们面对这一张对了大半辈子的脸,想起在教堂或婚姻注册处所对着发誓的同一张脸时,那又是甚么的一番滋味?昔日千方百计的要得到对方的爱,今日也千方百计的把对方摒诸门外,甚至赶尽杀绝.......无计留春住,谁可慰?谁可解?

  某一天,我偶然打开电视,正播放着一个访问节目,而访问的对象,是黄丽松先生。如你有印象的话,相信还会记得年前黄丽松先生的太太于香港大学校园附近失踪的事件。这件事相信在你我心中,只能仅留很短的时间,可是对当事人而言,却是一生中难以忘记的一件事。

  电视回放当他的太太仍然生死未卜时的访问片段,只见黄丽松先生两眼微红,已近古稀的脸容原已勘破人生种种苦果,但显然仍是不敌「爱别离」之痛。他说:「我和我太太相处五十年,九死一生,我也要再见到她!」「九死一生」,他又重复了一遍。

  然后他即席用小提琴拉出「人在旅途洒泪时」,此情此感,我想已是不言而喻。当他侃侃谈及他如何追求太太时,那面上跃涌出来的生命力,又是非我始料所及地,浮现在这位古稀老人的脸上。虽然不敬,但我仍是从黄丽松先生的苦涩中,看到爱情的真相!不是怨,不是妒,不是痴,不是慕,而是相处多久,恩情多厚。

  还幸人世间仍有至情至圣的爱情,好教我们还能在这片土地上,在那酸风苦雨迎面而来之际,仍旧能够窝心!

  这时候我油然想起,已故艺人乔宏先生曾在一个公开场合上,引用一首国语歌词,向自己恩爱多年的妻子小金子作如下宣告:「如果没有妳,日子怎么过?」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圣诞】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