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而弥坚

1944 期(2001 年 11 月 25 日) ◎ 余晖集 ◎ 安伯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又是一些陈年往事。

  那时自己还四十未到,可说正在壮年之时,有一位忘年交,已是六十开外。他老人家精神旺盛,声若洪钟,每天天未亮,就从山下沿着小径朝山顶健步晨运。他有一个惯性,终年里不管春夏秋冬,离岛长洲气温较市区稍低,入冬季节,低至摄氏一、二度是常有的。他老是赤着膊子,把要穿的一件汗衫,拿在手里,也曾不只一次的有人在北风劲吹时瑟缩而行,遇见他那光着的上身,打趣的笑着问他:「你演野吗?」他总是自谑式的回敬一句:「冇钱买衫。」

  其实他是山下一家米店的东主,那时还没有超市,甚至连袋家的五斤、十斤的米也欠奉。家家户户都是到米铺籴米,他小本经营自己一脚踢,送货也是自己。常常见他把百来斤盛在麻袋里大大一包的白米,扛在肩头上,健步如飞的挨家挨户送。

  长洲地方不大,住在这岛上的人,差不多可以说都是街坊。要出港岛大家就是同舟,街道东西向也只两三条,食肆茶馆也不多,常常都会碰头,大家都很熟络。可惜彼此又未通姓名,在茶馆、在街头,后来我也每天在山顶缓跑,有时还结伴而行,话题中,当然会问到他那「养生之道」。

  自己不大研究太多的理论,都是纸上谈兵。但这位仁兄是一个活样板、实践者,他言谈间有点讷讷,也不善词令。可是他的答话却简而明:「早睡早起,日日行山,风雨不改,唔想、唔谂咁多野,三餐茶饭,多多喝水(叹叹早茶)。」这都是老生常谈,谁都晓得,他却说:「不是晓得,而是要做得到。」

  他还悄悄地对我像是耳提面命的说:「老弟,千万不要戒这戒那,喜欢吃尽管吃。」这倒是惊人之谈,去年曾到长洲一游,他老人家还健在,近百岁了。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圣诞】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