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打人,丈夫有责

1937 期(2001 年 10 月 7 日) ◎ 心灵照相机 ◎ 吴思源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将印度尼西亚女佣虐打至肝爆骨裂的家庭主妇,昨在区域法院被判七项严重伤人及妨碍司法等罪名成立。法官指主妇所为冷血,将女佣当作『人肉沙包』般看待......故重判被告入狱三年半。主妇被告昨适逢廿八岁生辰,只能在狱中度过。」《明报》29.8.2001

  廿八岁的少妇,方华正茂,受过不错的教育,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想不到在家竟多次虐打年轻印佣,及后又威吓要杀害其家人,这样凶狠恶毒的行为可谓令人发指。

  这其实只是冰山的一角。此案之前,短短一年内已有四宗同类型的虐打女佣案,受虐打者固然全是外佣(包括三位菲佣,一位印度尼西亚佣),而虐打者竟不约而同的全是女主人,个个年纪都不大(由三十二岁到四十岁),并且又是职业女性(包括两位商人,一位是护士,一位是会计)。香港的女主人为甚么如此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打人,甚至用烫斗袭击人,她们和女佣之间究竟有甚么血海深仇,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社会学家、犯罪学家一定要替这个问题找出原因。外佣大规模到香港工作,大概由八○年代初开始,至目前为止,总共有接近二十万外地女佣(大部分是菲籍,其余有印度尼西亚籍、泰籍、印度籍等)。可以想象,全港约百二、三百万个家庭,其中十分之一是雇有外佣的,雇主与佣人若不能好好相处,甚至发展到「以巴式」的深仇大恨,家家户户上演熨斗袭佣恐怖事件,真是十分可怕的悲剧。而袭人者又绝大部分是家中的女主人,内里乾坤及潜在的家庭因素尤值得注意。

  有人说香港的女性已占半边天,最常引用的例证就是官场女性占多数,连保安局局长也是女的,立法会中最能言善辩的又是那几位女的。但也许是这个缘故,香港女性受的压力最大,因为男士都不济事,女士们就把一切责任往身上扛。丈夫回到家中事不关己,太太连高跟鞋也未除下就要督促佣人烧菜做饭,接着又要教儿女做功课预备测验,升学派位去轮候的又是妈妈去的多。香港太太们太辛苦了,外忧内患相交煎,无怪「火气」特别猛烈,责备之余也要加几分同情体谅。

  丈夫若能分一杯羹,不要只顾沈迷计算机,多点分担太太的压力,女户主袭佣事件才有减少的可能。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圣诞】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