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得起,放得下

1937 期(2001 年 10 月 7 日) ◎ 一个人在路上 ◎ 兰心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案头摆着阿虫的作品,上面写道:「拿得起,放得下,情虽重,要潇洒。」

  既然是可以轻易放下的东西,人们当初为甚么要拿起?到拿起了的时候,要到甚么地步才应该放下呢?

  重情的人会是怎样的潇洒?情感若是一个包袱,那么表现潇洒就是解脱吗?

  ******

  「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够分开。无论丈夫有甚么问题,你都要赶快回到他的身边,这是上帝的心意。」

  姊姊这番话,是真诚的;可是,这番恳切情辞对我却没有意义。当婚姻的内容充满惊惧、困死、压制、自怜......,除了二人成为一体之外,上帝的心意还在哪里发现?

  那天,我在牧师面前哭得死去活来,我疑惑地问他:

  「我应否回去与他一起?」

  牧师没回答我,反而他认为这一个问题更为重要:

  「你就此回去,是否表示他可以继续用这种方式和态度与你相处吗?」

  ******

  我体会一个恒久忍耐的妻子何以苦等一个「包二奶」或虐妻的丈夫;只是,我选择回复我的本性。拿得起的,谁想放下?然而,当人不幸站到交叉点上去时,任何选择都要付上极大的代价。而我深觉,这样的代价,换回真正的自我,是值得的!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联会特别事工】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非凡圣诞】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