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的依靠

1929 期(2001 年 8 月 12 日) ◎ 一个人在路上 ◎ 巧儿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外子去世的时候,女儿十一岁,儿子才刚七岁。有一天,我带他们到郊外玩耍。儿子在儿童游乐场攀高架;游乐场上的小朋友不下十多个,几位爸爸妈妈跟随着年纪较小的孩子,照顾安全;儿子一向较为独立,攀高架的活动,他可以绰绰有余地应付;于是,我安心静坐一旁看书。

  十数分钟过后,儿子默不作声坐到我的身边来。 好玩的他,这种表现有点不寻常。

  「攀架不好玩吗?」我放下书本问。

  「唔唔。」他摇摇头。 「刚才有位叔叔问我:你的爸爸呢?」

  「我......我告诉他,爸爸......爸爸要上班,没有来。低声说:「没有爸爸,我有点怕!」

  儿子的眼睛直望着草地,不敢抬头。 我的心一阵绞痛,用手轻拍他的肩膊。

  爸爸在孩子的心中一直是家庭的保卫者和供应者。 爸爸不在了,有一段日子,每晚上床前,儿子都要亲自检查门锁、炉火等才能安心入睡。

  虽然我一再向孩子解说,虽然爸爸离开了,我们的生计并没有大困难,但女儿还是要求把自己的零用钱减半。有时候,看见我钱包内的钱不多,就会担心地问:「妈,家里没有钱啦?」

  没有爸爸,家就像森林里一所被狂风揭走了屋顶,吹破了门窗的房子一样。 叫住在里面手无寸铁的弱小,惊惶万状。

  经历着同样的痛苦的我,当时实在不知道怎样为孩子重建生活。只记得有一天,孩子正画画,调色碟上颜色叫我顿有所悟。

  「怡怡,亮亮,如果少了一只颜色,你们还可以继续画一幅美丽的画吗? 」「可以的,将颜色调教一下,或者多用一点其他的颜色就行了。 」女儿眨眨大眼,充满智慧回答。

  「爸爸离开了,我们还要生活下去,而且还要生活得快乐,丰富和充实的! 」我把孩子拥在怀里。

  我知道,这句话对孩子说也对我自己说。

  爸爸去世后的两年,女儿正式领洗。浸礼在一条小溪举行。 穿里白袍的女儿浸入清澈的溪水中,再站起来的时候已是新生的了。 牧师宣读浸礼誓词后说:「怡怡,看顾你,保守你的,是天上的父。 」

  我知道,这句话对怡怡说,也对怡怡的母亲说。

  欢迎读者响应(Email:hohowsim@yahoo.com.hk)。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