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篇~幼吾幼(一)

1929 期(2001 年 8 月 12 日) ◎ 亲密家庭 ◎ 张甘慕勤

分享: 电邮推介 电邮 :: 脸书推介 脸书 :: 推特推介 推特
 

  小女儿是念四年级时,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她急下及待的扑上来,向我报导今天学校的「头条新闻」。

  「妈咪,不得了,今天冯老师点名时,发现陈小珠不见了。」

  「也许是告了病假吧。」我回应。

  「不是,很多小朋友都亲眼看见过她,是她的菲佣送她回来的。」

  我心想,学校的大门是关着的,又有工友驻守,可谓防卫深严,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子,哪有能力跑掉。「那后来怎样?」我问。

  「冯老师立即通知陈主任,请所有工友姐姐协助,结果,在三楼洗手间最后一厕格内找到她,她还在哭呢!」我细心听小女儿的解释。原来,昨天英文测验,陈小珠不及格。老师要她回家改正再交,但因为她爸妈都有应酬,很夜才回家,于是,没有人教她改正。她今天回校,怕被老师罚,便把自己锁在厕格内。女儿的忆述,叫我有点心酸,也寄予同情。这到底是谁之过?又反映了甚么?

  自从我家宝贝升读小学后,我们两老便尽量减少晚间外出,就算是必要的应酬,也早有密契,只派一名代表出席。我多数是留在家中,驻守大本营的一个。其实,我都十分享受晚饭过后,和她们温习完功课,大家坐下来闲谈的那刻。我们的话题,多是围绕学校发生的事,不论她们学校的,我学校的,都谈得满是味儿。我留守家中,有时又可以发挥「紧急支持」的作用。某天晚饭后,我和小女儿在温习常识作业时,她忽然尖起嗓子大叫:「妈咪,不得了,老师叫我们明天每人都带两片树叶回校,一片是「平行脉」,一片是「网状脉」的,怎么办?」「不要紧,立刻到公园找。」

  那时已差不多晚上八点了,幸好夏天时分,还有少许阳光。我们赶到附近的公园内,边行边找,把地上每片树叶都拾起来,逐一鉴别。结果,很顺利的找到属网状脉及平行脉的叶子。母女三人,又嘻嘻哈哈,连跑带跳的回家去。我们又上了一课常识课了。晚上,女儿的祷告:「天父,我十分快乐,因为今天有「夜游公园」的特别节目。求祝福陈小珠也像我一样快乐,有一个关心她的妈咪。」作为一个职业女性,谁不愿意向上爬?谁不希望被人贯以「女强人」的称号?但当我看到自己学校的问题学生,多是来自问题家庭的时候,我宁愿淡薄名利,做个称职的母亲,好让我对神所托付的能有所交代。

【要闻】

【教会、机构短讯】

【教会之声】

【诚心所愿】

【文林】

【亲密家庭】

【细说心语】

【教会图说】

【神学纵横】

【英伦拾絮】

【宣教千里】

【牧养手记】

【如情未了】

【交流点】

【市井心灵】

【父母也EQ】

【心灵照相机】

【一个人在路上】

【一台戏】

【】

【余晖集】

【信息前线】